第17章 最后一次帮忙

卖盘的狐狸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的名字叫巴特纳·格雷,我这边还有前几天的新闻,这上面有他的侧面像。”

    菲林撑着伞跟在祝觉的身边,为了能跟他并行,不得不小跑两步。

    出现在新闻上的巴特纳·格雷辨识度并不高,尽管露了侧脸,但这种有些发福的带着些痘印的中年人面庞还有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在人群中随处可见。

    这也难怪当时菲林为了找他花费不少时间。

    要换做是两米高的秃头壮汉或是帅的掉渣的年轻人,恐怕都不用菲林去问,新闻社里边能描绘出他模样的人就有一大把。

    对这张脸有了个大致的印象后将手机还给菲林。

    由于没有角斗场的内部分布图,祝觉也不知道后台在什么位置,更别说巴特纳·格雷在哪,只能先跟着人群往里边走。

    放眼望去入场的观众已然造成了小范围的交通瘫痪,这些人或是举着自制灯牌,或是戴着格斗面罩,穿着奇装异服,全然无视了长街落雨,只是欢呼着往前涌动。

    雨伞和雨伞之间不可避免的碰撞,伞面上积攒的雨水泼洒开去,祝觉蹙着眉头停步,没有再往前,他可没兴趣弄的满身雨水,毕竟在这种环境下他也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

    一旁的菲林见到祝觉停步也就跟着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后者。

    “等会儿再过去,这么多人会影响我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们本就没打算去看角斗,先进去还是后进去没有意义,祝觉趁着这段时间也能仔细观察这地方。

    不得不说,28号社区角斗场出名不是没有理由的。

    它的名字叫角斗场,建筑风格却并非角斗场,而是有些奇葩的偏向于哥特式的尖顶建筑,前门排列整齐的米灰色石柱,顶层为三角形,中央有着一个圆形的花型镶嵌盘,最高处甚至还摆了个六翼天使的石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某处教堂。

    等人都进去的差不多了,祝觉才迈步往角斗场内走。

    穿过两道检测拱门,淡红色的光纤自下而上的扫过全身,将门票塞进后面的方形仪器,这些票子为了防止伪造都是一次性物品,进门后统一收入检票器销毁。

    这也就是说进了这个门,要是因为什么事情出去了,想要再进来是不可能的,除非多掏钱再买一张票。

    “欢迎来到角斗场,您的位置在北面看台,请注意安全!”

    伴随着机械提示音,身前带着棘刺的栏杆往上抬起。

    没有座位号数,每张票子规定的只是人可以站的区域而已,事实上进去之后往哪站都是无所谓的,这是祝觉查了网络上关于角斗场的信息后才知道的。

    道路只有一条,通往角斗场主看台的走廊,祝觉看了一圈,突然意识到这地方原来还真有可能是座教堂。

    脚底下满是脏污的瓷砖能够看到一些云朵的雕绘,左右两边还留着些带着天使图形的彩色玻璃窗。

    曾经宣扬和平友爱的信仰之所,如今却成了充斥着血腥杀戮的角斗场。

    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穿过廊道,前方的人群有些拥堵。

    仗着自己的身高,祝觉能看到的是前方是一个升降梯,观众们正一批接着一批的登上去,应该是被送上角斗场的观众席。

    这对祝觉和菲林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这种升降梯的存在意义很明显,那就是角斗场的管理者并不想让观众们看到别的东西,所以才以这种方式准备将他们直接送去该去的地方。

    巴特纳·格雷做为角斗场的管理者,平常在比赛进行的时候,他确实是有可能出现在比赛场内的,但要说出现在观众席,祝觉更愿意相信这个时候他会待在特定的包厢或是角斗场的后台。

    顶多就是到现场说两句开场话而已,而他们显然不可能当着几百人的面跳进角斗场内去质问些什么。

    “前边是一座升降梯,应该是前往观众席的,现在进出都只有这一条道,想找巴特纳·格雷有点困难。”

    菲林看不到那边的情况,扯了扯祝觉的衣袖,后者转过头来低声解释道。

    “他会在观众席出现吗?”

    菲林很快意识到了问题,脑子还算灵活。

    “谁知道呢......我看几率不高。”

    两人说话的间隙,队伍不断的往前推进,因为祝觉在外边等了会儿,他们进门的时候本就处于整个观众队伍的末端,大部分人都已经上去了,因此现在队伍的前进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快要轮到他们两人。

    要是再不做些什么,恐怕就得被迫随大流进入角斗场。

    祝觉扫视着周围,升降梯所在的位置左右都有廊道,应该是通向角斗场内部的其他地方,但这两个位置现在都分别有两名看着。

    一个在升降梯边上,一个在后方的过道口。

    这种布置显然是有特殊安排的。

    祝觉难以动手,干掉眼前这个容易,另一个相距至少有10米。

    他现在可没有悄无声息的杀掉十米外的敌人且不被别人看出来的手段,而且从他们腰间的鼓囊来看,应该是配了枪的,强闯过去必然会引起注意。

    “现在怎么办?”

    菲林有些紧张。

    “你觉得这附近会有厕所吗,要不赌一把?”

    祝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什么,啊!”

    手腕上的皮肉被拧了一把,菲林脸色一白,下意识的躬身。

    “哎~这位朋友,这附近有厕所吗,我妹妹来那个了,需要......你懂的,实在是有些急,抱歉啊!”

    祝觉托着菲林的腰,动作迅速的摘掉她的兜帽,走出队伍对旁边的守卫说道。

    要说小解说不定会被拒绝,现在的情况是“大出血”,祝觉就不信看着这么可爱的女孩,这家伙能狠的下心!

    “啧......在那边,自己过去,你不准去!”

    守卫看了菲林一眼,将祝觉拦下,让菲林自己过去。

    “那我在这等着。”

    祝觉也不急,轻推了一把菲林,一小团沙砾钻进她的领口。

    菲林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眼祝觉,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只能转身往旁边的过道走过去。

    正靠着墙抽烟的守卫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菲林的身上,打量她的同时嘴里吹起不着调的口哨。

    等菲林经过他,镶着舌钉的猩红舌头又扫过嘴唇。

    下一秒,眼前便有一道黄光闪过。

    噗嗤~

    有些像是用勺子挖西瓜时的响声在耳畔响起,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视野陡然黯淡。

    咽喉处的血洞在数秒内被清道夫的子体重新堵上,渗出的血渍被吸收的一干二净。

    菲林迈步而过,全然不知身旁的人生命已然消逝,只剩下手中的烟仍有星火闪烁。

    祝觉没有在十米外悄无声息的干掉对方的方法,所以菲林就成了他的跳板,没有谁会去防备一个没有武器的可爱女孩......至少这些家伙不会。

    “朋友,帮个忙,我也想去上厕所,麻烦你送我一程怎么样?”

    收到清道夫子体传达回来的讯息,祝觉趁着身后的人还没有走完,当即往前一步站到守卫面前,遮挡住他的同时,清道夫从领口涌出,形成的沙针直接瞄准守卫的双眼,后者哪见过这种阵仗,吞了口唾沫,只能沉默点头,转身带着祝觉前往厕所。

    路过墙边那人时还想使眼色,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团从他脖颈中浮现的沙砾组成的小手对他左右摇摆。

    视线凝固,默默的转回原位。

    “菲林,你去角斗场,这里交给我,咱们一人一边,如果你在那边发现巴特纳·格雷,立刻联系我......记得保护好自己。”

    到了男厕所门口,注意到菲林正在对面看着这边,祝觉动作不变的走进男厕所的同时侧过身对菲林说道。

    去角斗场寻找巴特纳·格雷,不过是个借口。

    祝觉这么分配任务真正的目的不过是让菲林离开自己去相对更安全的地方而已。

    毕竟祝觉有自己独特的潜入方法不代表菲林也有,带着她这个毫无潜入经验的人只会让两人被发现的几率成倍的增长。

    还不如分头行动,角斗场内看似混乱,事实上观众席这种地方的安全保障还是非常高的,否则角斗场也不会开的这么顺利。

    菲林或许能猜出祝觉的用意,然而到眼下这关口,她也知道自己除了配合祝觉的行动外没有任何选择,当即点了点头就往外走。

    在厕所门口看着菲林离去,祝觉收回视线,拍拍前面那人的肩膀,低声说道:“朋友,再帮我个忙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