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炎晖实在没辙了:“除了麒麟教,你自己选吧!”

    裴不辞倒是不太在乎这个,道:“爹您不是江湖上有的是朋友吗?这就没了?”

    苏炎晖想一砖拍死他,但还是想出了一个地方。但他并不想让他去那个地方……斐月岛。南宫家的领地。

    最后在四大护法惊讶的眼神下,苏炎晖还是说出了:“斐月岛怎么样?”

    他们四个都明白裴不辞是打哪儿来的,他是南宫家的一员,是一个幸存者,他有个长命锁,正面是南宫家标记——一只蝴蝶,反面刻着他的名——辞。严格来讲,他叫南宫辞。

    可是苏炎晖还是说了,难道他不知道让他回斐月岛去会发生什么事么?大家一直都以为当年三岁的南宫辞已染疾离世。

    裴不辞思考着,这斐月岛是个名气和规模都不大不小的帮派,只听说过岛主南宫凯和其夫人文霜青——闻名遐尔的文将军的女儿。太好了,这地儿必然是个好去处。

    裴不辞兴高采烈地点点头,而四大护法皆以询问的眼光看着苏炎晖。

    苏炎晖没有动摇,既然提出来了去斐月岛,他就已经想好了。“那好,辞儿,你现在就动身吧。”

    一想到要离开这个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落梅教和江陵,裴不辞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可自己不想当个被母鸡翅膀护住的小鸡,暂时的分别总是难免的,不过痛苦和悲伤总有一天会被冲淡。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有环视一周,这熟悉的奢侈的宫殿,和蔼的四大护法,和唯一的亲人苏炎晖。

    “那……爹,伯伯,阿姨们,辞儿就此与大家别过了。”

    他看到大家都注视着他,那是期许的眼神,分外温暖。

    ……

    收拾好行李,裴不辞独自去了竹林深处,那里赫然立着一块墓碑,灰色的,低沉的,安静的,仿佛那公子沐雨而立,一站便是千年。

    他生怕打扰了什么似的,放轻了脚步走到墓碑前面,竹林里温润潮湿的土壤,埋着的是他的衣冠冢。

    苏炎晖将裴亦墨的尸骨埋在洛阳醉忘池,因为思念,便在江陵落梅教,这个裴亦墨倾注一生心血的地方,建了这个墓。

    这里的花儿开的极艳,鲜红鲜红的像是被血染过,整个竹林其他地方的花儿都没有这里的美,连四大护法都连连感叹真是裴亦墨教主显灵。

    裴不辞蹲在墓碑前面,盯着上面刻的字发愣。

    第一行:“白梅亦墨如玉,玉簪世双倾炎”。第二行:“裴亦墨,字世双。”旁边有一行竖着的小字:“苏炎晖立”。

    “爹……辞儿此次远行,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虽然孩儿不记得您的样貌了,但孩儿知道您永远都是一个善良的爹爹,江湖上的流言蜚语,孩儿才不信呢。呵,裴爹爹,其实我知道,男人之间,肯定没法生子的,我不是你们的亲生孩子,”裴不辞掏出一块银子的长命锁,看了看那生动的蝴蝶雕刻:“曾经偶尔听到过这蝴蝶是南宫家的标记,也不知我此行去斐月岛能不能打探出什么。”他又将长命锁放回去,跪在裴亦墨墓前磕了三个头,闭上眼,道:“就算我找到了亲生父母,孩儿也永远是您和苏爹爹的孩儿,养育之恩绝不会忘。”

    在落梅教另一端的一处幽寂小亭中,苏炎晖执扇坐着,而另一把写着“白梅亦墨如玉,玉簪世双倾炎”的扇子,就埋在此地裴亦墨的衣冠冢里。

    四大护法也陪着他坐着,各自怀揣心事,眉头不展。

    “辞儿也不傻,而我们,也是时候放他走了,他本就是南宫家的人,看开点儿吧。”苏炎晖道。

    零无道:“少主将来是要继承落梅教的,如果他不姓裴,那就……”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辞儿真的改姓了,那么我就把落梅教交给你们。”

    凌冰姬连忙道:“教主,可我们也和裴教主非亲非故的,恐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你们为墨儿的落梅教奉献了大半辈子了,把它交给你们,我和墨儿都放心。”

    夕阳西下。

    四大护法面面相觑,都没再说什么,的确,苏炎晖可以托付的人,除了他们,还有谁呢?

    苏炎晖轻轻摇着那把跟了他大半辈子的“吾乃总攻,攻无不克”的素白骨扇,眯着眼睛看斜阳。多少年一晃眼就过去了,他纨绔公子苏炎晖,也从一个十八岁的轻狂少年,变成了如今感叹人生的大叔。

    苏炎晖最终还是知道了白梅玉簪剑的看法,把它扔到清澈的水里,剑居然在水下自动化成字。

    他把剑锁在玉梅宫后的密室里,专门请闻南回设计了机关,只有特殊的钥匙才能打开。

    ……

    另一端,裴不辞已经走出竹林,转身看看夕阳下的落梅教,竹林环绕,深幽美丽,规模宏大,几百弟子正在努力练功,他深知,不论自己身处何地,落梅教都是当今第一大教。

    第二章

    裴不辞大包小包的上路了,刚出落梅宫没多久,就饿了。于是随便找个客栈去打尖,刚放好包裹坐下要完菜,对面那桌突然爆发骚动,打翻了桌上的酒坛,顿时店里酒香四溢。

    裴不辞警觉地抓紧身边的包裹,暗暗盯着那桌的四个彪形大汉,以及被他们围在中间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和体型的男孩。裴不辞看到了那个男孩的容貌。他稍稍惊讶了一下,说不上能比裴亦墨或者苏炎晖美丽,但是绝不比自己差。

    店老板赶紧出面好言相劝,此刻店小二已经把酒菜端到裴不辞面前,也跑到老板身边帮着劝架。此时店里的食客们纷纷在桌上留下饭钱跑了,谁也不想惹事。

    只见那几个彪形大汉把店老板和店小二一掌拍到一边儿,其中一个一把揪起少年的衣领,少年的双脚已经悬空了,却不见他挣扎一下,甚至连那冷冰冰的表情都没变。

    “小子,竟然敢打我们少爷,还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吃饭?”

    另一个大汉也带着怒火道:“你以为李家是好惹的?也不去街上打听打听,江陵李家是不是你一个小子惹得起的!”

    江陵李家?呵呵,不知道当初裴爹爹还在的时候谁听说过李家?想着想着裴不辞就笑出了声,这时对面桌上的几个人才注意到他,一个彪形大汉走过来,指着他说:“你这小子也欠揍是不是?笑什么?”被拎起来的少年注意到裴不辞后,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仍旧面无表情。

    裴不辞赶紧赔笑:“各位好汉,对不住对不住,在下只是想起了一个笑话而已,哈哈哈,很搞笑。”那个大汉瞪了他一眼,转身又去对付少年。裴不辞为了避免同样的事再发生,赶紧管好自己的嘴吃菜,时不时往对面看一下。

    突然耳边响起揍人的声音,裴不辞挑挑眉喝下一杯酒,肯定是那个瘦弱的小子被揍惨了,唉,白长了那么漂亮的脸。

    然后就听到有人往这边儿走过来,忽然觉得肩膀一沉,裴不辞手中的酒杯也悬在半空,裴不辞在心里大呼救命,就因为刚才偷偷笑了笑也要收拾自己?不至于吧!

    “这位兄台贵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