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路无语,南宫然说是吃太多不舒服先行告退,去合月楼里休息了,只剩下裴不辞和安麒阳两人围着湖散步。

    “哎,麒阳,你别动。”裴不辞忽然站住,安麒阳也跟着站住,忽然从裴不辞手里变出一方手帕,给安麒阳擦了擦嘴角,还调笑道:“你嘴角沾着米粒走了一路呢。嘿嘿。”

    嘿嘿你大爷!

    安麒阳强忍把他推下湖水的冲动,任凭裴不辞给自己擦干净。

    “看来你的伤寒是全好了。”安麒阳道。这个家伙,早晨还奄奄一息演的那么像,原来只是把包裹都让自己提的借口罢了!

    裴不辞尴尬的笑笑:“多谢关心。”

    “变态。”

    安麒阳甩了甩袖子,迈着大步离开了。

    裴不辞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安麒阳的背影越来越远,逐渐消失。

    现在,只剩裴不辞一人站在这里。

    感觉时间在一秒钟内就飞走了。阳光变成夕阳,粉红色的余晖将整个斐月岛笼罩,更增其远离尘嚣的美。

    裴不辞还望着安麒阳离开的方向,这个小公子啊,如果他不把自己当成敌人,会不会对自己热情一些?或者说……若是他身上没有那么重的负担,会不会更开朗一些?

    夕阳西下,湖面在一瞬间暗了下来,小径绵长,渐渐湮没在朦胧的光线和落地的白色琼花下。

    为什么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放不下了?

    是谁不好,偏偏是想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安麒阳。那个麒麟教的继承人,未来的麒麟教教主。

    想来,麒麟教的左右护法重霄和春衣也早就盯上自己了。重霄生性残忍,却无比忠诚,曾听苏爹爹说,重霄年轻时也是俊丽出尘,使得一手好棍。而春衣,是名扬四海的神医,对苏爹爹还有救命之恩。当年,号称如花美人的麒麟教教主花戏雨嫁给凤鸣教教主安植,后来凤鸣教并入麒麟教,他们也有了一双儿女,名曰安麒阳与安凤月,安麒阳已经在这儿了,安凤月下落却不明。

    想到这儿,裴不辞有点失神。

    听苏爹爹说了,当年裴爹爹差点被练《寒雨七式》走火入魔的花戏雨杀害,最后一刻是花戏雨自爆身亡,重霄却记恨在心,誓言复仇。

    裴不辞叹了口气,麒阳,我在宴会上所说不在乎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是真心,你的回答却是违心的。

    我们真要到兵戈相对的地步么?

    ……

    珠帘被卷起,安麒阳躺进被子里。

    裴不辞的房间就在隔壁,安麒阳一直没睡着,侧耳倾听,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听见“吱呀——”开门的声音,随后是有人躺在床上的声音。

    安麒阳这才闭上眼睛。

    第二天来的很早。

    公鸡打鸣后,岛上弟子们都已经开始练武了。

    裴不辞和安麒阳由瓷雪教导,南宫然由南宫凯亲自教导,文霜青和南宫卓则负责其他弟子们。

    从远处的沐月楼里,走出两位意气风发的老人,虽然头发全白,但精神抖擞,老当益壮,大步流星。

    所有人见了他俩皆是行礼恭敬:“元老好。”

    裴不辞和安麒阳对斐月岛元老有所耳闻,曾经斐月岛有四大元老,也是名震四方的人物,平日里在沐月楼中并不出来,分别是元叔,柳姨,信叔和曹叔。不知为何,无人知晓他们的真实姓名。时间流逝,柳姨和信叔都已去世,元叔和曹叔都还健在,而且依旧武功高强。

    裴安二人也依礼道过安后,白胡子幽默老头曹叔欣慰的摸了摸二人的头:“好俊的两个小娃娃呀,可要跟你们瓷雪夫人好好学,她的身手可厉害着呢。”

    元叔看起来更有威严一些,冲着他们稍稍点点头:“说的是。你们都是名门后代,可不能丢了自己门派的脸。”

    “弟子谨遵教诲!”裴安二人同时答道。

    瓷雪笑道:“难得一见二位叔出来,莫非就是为了见见两位晚辈?”

    “那倒不是,雪儿啊,随我们来一下。”曹叔说着和元叔,瓷雪走远了,裴不辞和安麒阳在原地练习着方才瓷雪夫人教给他们的要诀。

    “咳咳,雪儿,想必你也听说了魔焰教的事。”曹叔首先开口,一贯老顽童的他露出了严肃的神色:“他们似乎要派人取唐刀。”

    瓷雪大为震惊:“就是那个近几年才兴起的魔焰教?”

    “不错,我们的一位弟子偶然得知的,当下就来通报给我们了,这件事凯儿,卓儿和青儿也都知道了,现在,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元叔道。

    果然宝物是人人觊觎的。瓷雪皱了皱眉头,唐刀,是多少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这东西自唐朝以来便失传了,她曾经所在的二十一世纪都无法造出如此厉害的刀来。“依晚辈看,也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听说魔焰教极其凶残,为了第一的称号不择手段,他们的教主付泷箬也是恶名远扬,和其属下——好像是一个叫林秋寒的人,无恶不作,草菅人命。”瓷雪有些担忧,凭自己的格斗术,对付那些不要命的习武者可以自保,文霜青嫂子是当朝将军之女武功自然也不必担心,唐刀也是她的物品,南宫两兄弟武功超群,就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点点。

    可是然儿怎么办?一众弟子怎么办?更要紧的,伤了落梅教和麒麟教二位祖宗,他们的门派能放过斐月岛么?

    “付泷箬专攻蛊毒,据说是西南人士。林秋寒用的一手好剑,恐怕他的剑法,只有剑神纪如玉可以与他平分秋色,但是纪如玉也近中年,林秋寒却和裴不辞他们一般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曹叔感叹道。

    “纪如玉也是十**岁时被封剑神的吧。”瓷雪笑了笑:“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话说回来,老夫以为,还是尽快带着唐刀转移吧。”元叔说。“去哪里?”瓷雪问。

    “酿灵庄。”

    ……

    一周后,酿灵庄,广州。

    灵血夫人,也就是曾经烈火楼招牌之一的泉灵,正坐在窗边,欣赏窗外的绿叶红花。她的四个夫君,灵血四子病死了一个曾让瓷雪恨之入骨的儒家先生赵离画,如今剩下慧子公输城,毒子宋玠煜,隐子韩筠。

    “娘子,你的信。”面貌更加成熟的韩筠走进她的屋子,把一封信放在她桌上。

    一只翠鸟停在窗口,蹦蹦跳跳。

    泉灵心情好,哼了两句《阳关三叠》,回头看着浑身散发着稳重男人魅力的韩筠,道:“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