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南宫然握紧拳头。

    忽然,裴不辞拿出一直紧握着的长命锁,递给南宫凯。

    南宫凯接过它,接下来,瞳孔猛的一缩紧!

    长命锁正面,是一个“辞”字,而反面,不是南宫家家徽蝴蝶,又是什么!

    看到这个长命锁的其他长辈,也都是一惊。

    “你……这是……”南宫凯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大哥他们那一支血脉,早就断了啊!”文霜青顾不得形象,大喊出来。

    安麒阳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稍稍有了些变化,而南宫然,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南宫家第二个儿子,而他的大伯,在南宫家一直都是被禁止提起的,因为他嗜赌成性,把祖上留给他的家产全都败光了,全家遭到债主追杀,无人幸免于难,就连唯一的子嗣也在三岁时染疾而亡……

    但是……长命锁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你是……南宫辞?大哥家的儿子?”南宫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觉得他在撒谎,但是,少年神色严肃,并无半点虚假之意。

    显然,这个决定也是裴不辞想了很久才做出的。

    “是的。”裴不辞把自己的经历给他们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他背对着安麒阳,看不到安麒阳眼中复杂的神色。

    “你是……表哥?”南宫然上下打量着裴不辞,此刻的他严肃万分,哪里还有那个流氓的样子。

    “不辞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表明,南宫家的人,就要与南宫家共进退!不辞这十几年来没有为南宫家做出任何贡献,如今南宫家有难,不辞怎么可以不承认这身份而逃离?恳请岛主副岛主和二位夫人留下不辞!”裴不辞忽然正色,语气很是诚恳。

    瓷雪仔细的观察了方才裴不辞的一举一动,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她确信,这孩子,说的话是真的。

    “好气魄,好气魄!不愧英雄出少年啊。我南宫家的血脉失而复得!”瓷雪点点头。

    斐月岛的人是很相信瓷雪的测谎能力的,既然瓷雪都如此确信了,大家也都纷纷接纳了裴不辞。

    “表哥吗……”南宫然还没缓过神来。

    “二叔!二嫂!三叔!三嫂!”裴不辞说着已经跪下来行礼。

    “起来吧,辞儿!”南宫凯把裴不辞扶起来,道:“既然你已经认祖归宗,那么,从今天起,你便是南宫辞!”

    南宫然这才回过神,一把搂住南宫辞,兴奋的大喊:“我有哥哥咯!”

    安麒阳在一旁看着一切,更加觉得裴不辞——不,是南宫辞是无辜的,这次……也许就背叛重霄舅舅的命令一次吧……而听到南宫然的话,他作为哥哥,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安凤月……

    第十二章

    “姑姑,凤月听说,闻南回说了谁能给他七日草,他就把璇玑给谁耶。”安凤月调皮地冲着春衣眨眨眼,春衣面无表情,也不回头看她,淡淡道:“啊,是啊。顾名思义,七日草被摘下来后只能活七天,他把这消息一放出来,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璇玑的,你有这个信心?”

    安凤月嘿嘿一笑:“我和姑姑一样,行医济世,救死扶伤,不参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过,姑姑说着不要璇玑,为何又带我来长安,闻公子的住处?”

    春衣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小客栈里四周寥寥无几的客人,压低了声音:“七日草,可治肺痨。”

    “噗——”

    安凤月把刚喝的一口茶喷了出来,难以置信的盯着春衣:“不是吧!”

    春衣貌似也习惯了安凤月这么粗鲁的性格,点了点头。

    安凤月怎么也想不到,世上有这等灵丹妙药存在,瞬间她明白了姑姑为什么要找七日草,因为远在洛阳的舅舅重霄,身患肺痨……

    这么多年来,虽说自己和哥哥将左右护法叫做舅舅和姑姑,但是,谁都明白他们完全和夫妻没有任何区别了。

    “可是姑姑,如此一来,我们就得和众多高人抢它了……我们不练武术,哪里抢的过他们?”

    “你别忘了,医者,既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

    春衣说这句话时,眼底泛起一阵寒光。

    ……

    “废物。”付泷箬把手中的羊皮纸放在石椅旁边烛台上燃烧的蜡烛上,很快,羊皮纸只剩下灰烬。

    “秋寒,喜乐她们又传来信,说是还是找不到唐刀。整整一个月了,她们都是吃白饭的么?”付泷箬斜斜地抬眼看向石椅另一旁站着的林秋寒,虽是责怪的话,但是语调中并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似的。

    “义父,孩儿猜测,说不定,唐刀被瓷雪夫人又藏回斐月岛了。”

    “哦?为父倒是没猜到这一点,不过,也有可能啊。听说灵血夫人和瓷雪以前是好姐妹呢,之后虽然有些过节,但是也都冰释前嫌了,瓷雪夫人,是个女中豪杰,敢赌,很有可能这么做呢。”

    烛火兀自摇晃,把斜躺着的付泷箬映得十分不真切,从林秋寒的角度看过去,一条吐着信子的黄色蛇,正缠在付泷箬**的上半身上,付泷箬摸了摸小蛇的头,小蛇便乖乖的低头趴在了他胸口。

    “那么,义父,请派秋寒前去一探虚实吧!”

    “不。你,有别的事要干。”

    说着,付泷箬随手扔给林秋寒一块令牌,林秋寒接住,精致的令牌上正反面都刻着“无双”二字。

    “无双?义父,这是号称‘天下无双’的浔阳镖局的令牌!”林秋寒难掩震惊,语调都不知不觉地变了。付泷箬倒是波澜不惊:“是啊。总镖头柳右姑娘跟我可是旧相识呢。这次,浔阳镖局需要帮我运个宝贝,只是我要的宝贝他们没办法拿到手,你么,倒是可以试试看。”

    林秋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