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微风吹过,一树琼花都沙沙作响,眼前夏景无限美好,天地间似乎都回荡着二位少年的声音,夕阳西下,远处天边流云如火,这一刻,怎能忍住心上欢喜?

    第十六章

    洛阳,麒麟教。

    安凤月喝下一碗又黑又苦的药,面无表情地起身去熬下一碗。

    那日她凭着惊人的毅力挣扎着下山后,找到一个药铺,把身上所有银子往柜台上一拍,就昏迷了过去,再醒来时,她已经在一个老郎中家里了。

    她醒来之后,谢过救命恩人,便不顾郎中的劝阻跑了出来,随后坐上一个好心商人的货车,颠簸了几日便来到了洛阳。

    她的左臂和腹部都被绷带一圈一圈得缠住,她自己都觉得能活下来是个奇迹。

    麒麟教。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地方,曾经也是名震一方的教派,合并了父亲的凤鸣教,母亲当教主时光彩无限,可惜,再辉煌也拥有落寞的一天。

    不过,在姑姑和舅舅的打理下,麒麟教还是山清水秀的。

    她每往里走一步,昔日的画面就浮现一次。

    童年,她和哥哥一起玩耍……舅舅和姑姑对他们关爱备至,哥哥学武,自己学医,十二岁时,哥哥留下来跟舅舅继续学习棍法,自己和春衣姑姑游历四方,这几年,她过得很快乐……

    安凤月虽然有着让人嫉妒的美貌,而且对医术极有天赋,但是她从来不摆架子,心地善良,性格率真,认为医者就应该有仁心,乐善好施,无偿救济的患者不计其数,走到哪儿人们都叫她小仙女……

    至少,以前的她是这样了。

    当她走进重霄舅舅的房间,发现舅舅奄奄一息,看到自己来了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

    对不起,舅舅,没能拿回七日草,姑姑也……

    一直没流下来的眼泪,这时才奔涌而出。

    “以后,我安凤月,只为复仇而活。”

    此时,她正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中药的香味从远处飘来。那里面煮的,是安凤月自己配的方子,为她疗伤的老郎中虽然不错,但是远远赶不上她自己。她的方子,也继承姑姑的传统,一向不外传,现在熬的这副药,已经让她腹部的伤基本痊愈。中医就是这么神奇,植物的力量不可估量。

    “之后,就去找哥哥吧。”

    ……

    夜晚,扬州,斐月岛。

    十位白衣佳丽一动不动地潜伏在斐月岛几十米之外的草丛里。

    “上次林少爷派的人基本上杀光了斐月岛的弟子,最近斐月岛因为唐刀的事也没有招收任何弟子,不过,留下的都是高手,尤其要小心一个叫瓷雪的女人。”

    “是。”剩下九个声音重叠在一起。

    为首的喜乐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会儿形势后,做了一个手势,瞬间,十位佳丽都散的没影了。

    南宫辞因为傍晚的一枝琼花还兴奋不已,无法入眠,辗转反侧,隔壁的安麒阳倒是早早睡下了,夜晚寂静的出奇。

    瓷雪一个人拿毛笔写着她曾经喜欢的现代歌的歌词,不时地轻哼两句,还摇头晃脑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差带上耳机跳舞了。

    突然她停笔了。

    不对!

    这是什么味道?

    她来不及叫醒床上的南宫卓,抓起一把剑踢开窗户翻身跳出,幸好她逃得快,就算出来了,她都已经有点头晕了!

    与此同时,没睡着的南宫辞也是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赶紧翻下床来夺门而出,跑的过程中居然都觉得晕乎乎的。

    “难道是miyao……”南宫辞刚跑到楼外,就看到瓷雪早已经站在院子正中央,十个女人围成一个圈把瓷雪围在中央,瓷雪拿着剑,眉头紧锁。

    那十位女子都面容姣好但是毫无表情,每人都穿着白色衣裙拿着长剑,梳着一样的发型。

    “你们是?!”南宫辞惊得倒退了一步,其中一个女子看了看他,看了看瓷雪,旋即道:“江湖规矩便是规矩,还是要遵守,那么,就自报家门吧。吾名喜乐,魔焰教大弟子,余下九位师妹分别是桃夭,琼琚,佩玖,静好,渥丹,荟蔚,燕绥,辑熙,玉瓒。”

    魔焰教!

    南宫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听叮叮咚咚的一阵声响,瓷雪婶婶竟然已经和那十个女子打起来了!

    “辞儿,快逃!”瓷雪丢下这句话,南宫辞自知论武功他是连瓷雪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于是迅速跑回去不管怎样把斐月岛的其他人救出来再说!

    “你们都得死。”南宫辞只觉得耳边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一瞬间寒光闪过,一把长剑就要划过他的脖子,太快了!他已经用尽全力跑了,一个女子竟然分分钟追上来!他只觉得这一瞬间连叫都叫不出来,仿佛时间被放慢了无数倍,剑一点一点地靠近他的脖子——

    “叮!”

    突然间,眼前女子的剑被一个暗器打出去老远,南宫辞趁机逃脱,他的心脏狂跳,用尽力气跑进了楼内。

    不用想,刚才是瓷雪帮了他。

    只是听说婶婶武功了得,但是江湖上并没有多少人跟她交过手,婶婶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就从刚才来看,以一敌十都不是问题,恐怕天下真的只有裴亦墨、纪如玉、顾雪然、花戏雨这等顶尖高手可以和她并驾齐驱!

    他不知道的是,瓷雪以前是在枪林弹雨,尔虞我诈的世界里存活的佼佼者,她的名号,在现代的杀手组织里提起,也是赫赫有名!在这个使用各种各样热武器的年代,战斗的惊险程度和难度又怎么能是他能想象得出的?

    他屏住呼吸,冲进安麒阳的房间就把他抗出来放在后门的花园里,靠在一棵树下,又迅速冲进其他地方把南宫凯等人全都背出来,擦擦汗就往回跑。

    刚跑到一半,就听到刀剑碰撞的声音,一众人竟然打到了合月楼门口!

    “婶婶……”南宫辞看到瓷雪正在奋力拖住她们,可是他怎么可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