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南宫辞把安麒阳背出来的时候就拿了他的剑,于是他也冲了过去,就算自己只练过平凡的《玄梅白簪》,也要去!为了斐月岛,为了所有人!

    “你干什么!辞儿,带着他们走啊!”瓷雪说着一剑刺入桃夭的腹部,剑抽出来,一蓬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桃夭倒在地上,但是其他九个人连面色都没变一下,就仿佛没看见似的仍旧只攻击瓷雪。

    南宫辞和荟蔚打了起来,而荟蔚完全没把南宫辞的三脚猫功夫放在眼里,眼神里甚至有一丝不屑,南宫辞也是越打越吃力,眼睛瞟到树下的安麒阳还在昏迷,硬是咬紧牙关和荟蔚纠缠。

    瓷雪这边,她为了杜绝隐患早就给重伤的桃夭脖子上补了一刀,这下桃夭是彻底死了,荟蔚也被南宫辞缠住,轻松是稍微轻松了些,但是,她自己也受了点儿轻伤。

    南宫然费力睁开眼,觉得晕晕乎乎的。

    他发现自己躺在庭院里,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在睡觉,但是脑袋特别重,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被偷袭了,但是运气好没吸进去多少。他看向旁边,竟然是闭着眼睛的安麒阳,其他人呢?

    他站起来,迷迷糊糊地听到打架的声音,甩了甩脑袋,才看清不远处有好几个白衣女子和婶婶,南宫辞打的不可开交!

    喜乐等人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南宫然醒来了,本想过去拿他做人质,怎奈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如此厉害,几个人打她一个人还根本抽不出手!

    瓷雪,你究竟是什么人?!

    南宫然很想过去帮他们,但是自己晕的站都站不稳,别说过去了。

    “哈!”瓷雪侧空翻华丽的躲过凌厉的剑法,冷笑一声:“剑神的剑法我都领教过,区区一个魔焰教,还敢跟我嚣张?”接着瓷雪另一手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一个小注射器,隐蔽地将里面不多的液体注射进了大腿,然后反手将注射器扔到了远处的湖里。

    还好自己警惕性高,随时都带着肾上腺素注射器,这是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唯一留着的东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武器偏偏是肾上腺素带了过来。

    喜乐等人突然睁大眼睛,瓷雪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力道不减反增,一剑划出一个圆弧,剑气排山倒海般凌厉可怕,要不是她们躲闪地快,恐怕已经被劈成两半!

    这道剑气打在了后面的巨石上,只听一声巨响,石头竟然被劈开了!

    南宫然和南宫辞也是第一回看见这种盛况,其实别说他俩,就是喜乐她们也是第一次见,想想心里都害怕。

    不仅是力量,瓷雪的速度也有明显提升,琼琚只感觉腿上一痛,反应过来时瓷雪已经不在旁边了,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的右腿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很快蔓延开来。

    然而这种势如破竹的气势并没有持续多久,瓷雪就感到之前受得轻伤的伤口疼的要命,打了肾上腺素还疼?怎么会?她瞥了一眼伤口,伤口周围的皮肤竟然发紫了!

    喜乐也看出来了瓷雪的惊讶,道:“我们魔焰教并不是和用剑的教派,想必你也听说过,魔焰教,用毒!”

    瓷雪早就想过这种事,但是没想到,付泷箬用毒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恐怕只能打高级禁药才能感觉不到疼!

    虽然如此,瓷雪还是保持镇定,但是忽然她听到南宫辞一声惨叫,他的肩膀竟然被荟蔚一剑戳穿!

    荟蔚拔出剑来居然不趁机会杀了南宫辞,而是飞快冲过去想要杀安麒阳!在安麒阳身边的南宫然吓得手足无措,他也不能用身体去挡,只能在头晕无力的状态下使劲把安麒阳往旁边拉,但是这个miyao作用太强,他就是想用力也一点儿劲都使不上来!

    眼看着,一把寒色的长剑就要戳进安麒阳的胸膛!

    一声闷响,南宫然感觉脸上一阵热,他用手抹了一把,是血。面前,赫然是双手死死抓着荟蔚长剑的南宫辞!

    南宫然勉强才说出一句很轻很轻的话。

    “哥……她们的剑上,有毒的啊……”

    南宫辞却道:“我不会让任何人动麒阳。就算你是神,也不可以!”说罢,他把真气全都集中在腿上,一脚把荟蔚踹开,自己也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然后就觉得伤口疼痛无比,简直是撕心裂肺,瓷雪打了肾上腺素都觉得很痛,何况一个体质平平的南宫辞?

    此刻的痛,用万箭穿心来形容都不为过!

    南宫然勉强睁大眼睛:“哥,你的伤口……在溃烂啊!而且周围的皮肤都紫了!”

    南宫辞转头看了安麒阳一眼,确认他没事,随即就昏迷了过去。

    瓷雪忍着痛,正当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输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瓷雪妹妹,放着我来吧。”

    第十七章

    “泉灵!”瓷雪惊呼一声,所有人都看向这边,停止了动作。

    泉灵,和她身后的公输城,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这边。二人手牵着手,泉灵道:“瓷雪妹妹,从今之后,我们与斐月岛,与你,互不相欠了。”

    “泉灵!你要干什么!”瓷雪吼道,但是来不及阻止,就看到泉灵和公输城互相对视着,笑了,随即一大把银针飞出,本来这么一大把几百根银针飞出去之后应该是把对面所有人都戳到才对,谁知那些银针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居然可以在半空中改变方向只冲着喜乐她们飞去!

    一瞬间,南宫辞和瓷雪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流从身边呼啸而过,密密麻麻的尖锐的银针从耳边擦过,荟蔚,静好和琼琚没躲闪及时,不到一秒,就成了活靶子,活生生被针给杀死。

    “可恶!”喜乐和其他六人虽然躲开了,但也伤的不轻。

    “用真气控制物品?!泉灵和公输城,你们,用内力逼出了真气?!可是,这么耗费真气的话,会死……”瓷雪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泉灵和公输城双双倒地,二人的手还牵在一起。

    从古至今,人们只听说过一个人可以随意用内力控制物品,他从不专门修炼某种兵器,一花一草皆是兵器。

    那个人是把《白梅玉簪》修炼到顶重的裴亦墨。

    但是泉灵和公输城,竟然牺牲生命换取一时的爆发!

    “该死的!”喜乐暗自骂一声,拔掉腿上的几根针,看见荟蔚,琼琚和静好竟然瞬间死去,大家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猛的一发力跑了几步,狠狠在南宫然脖颈后一敲,带着他就跑!

    其余六人看到喜乐拐到了人质也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撤退,瓷雪也用尽力气去追,只是就那种自己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小剑伤,因为毒发居然疼的跑都跑不动几步,她只好停下来,虚汗不断流下。

    好厉害的毒。

    瓷雪就地坐下,仔细看了看伤口周围,皮肤已经开始发黑了,她快步走到昏迷的南宫辞跟前,扶他靠在安麒阳身旁,也查看了他的伤口。

    “fu*k,”她恶狠狠地骂出一句只有她自己听得懂的脏话,“辞儿受得伤太重,再加上这毒……我只是受点轻伤就这样了,他该疼成什么样?这小伙子,为了安麒阳,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