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几小时后,次日清晨。

    安凤月刚走到斐月岛朱红大门门口,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凭她敏感的嗅觉,她立刻判断出,是毒。

    推开门,安凤月就看到了极震撼的一幕。

    三名白衣女子的尸体被鲜血染红,一名穿着蓝色衣裙的女人警惕地看着自己,但是她的左胳膊居然全部发黑。

    “夫人,直接闯入,多有冒犯,小女子麒麟教安凤月,前来找兄长安麒阳,但是在门口就闻到一些气味,因此未曾敲门,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安凤月?”瓷雪一挑眉毛。

    合月楼。

    “怎么会这样……夫人,你认为这种毒无解?”安凤月皱着眉头听完瓷雪的陈述,她正坐在南宫辞床边,看着几乎全身皮肤都发黑的南宫辞。

    “凤月?!”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安凤月回头,发现安麒阳和另外几人站在门口。

    “哥。”安凤月也不激动,应了一声,又皱着眉头仔细看着南宫辞溃烂的伤口。

    “你们醒了?”瓷雪看着门口惊讶的几人,无力地笑笑。

    扬州,某客栈客房内。

    “早就听说瓷雪不是省油的灯,没想到,如此厉害。”渥丹摸了摸手上的纱布,看着床上昏迷的南宫然。“是啊,我们用尽招数,十个人一起上,居然还能让她牵制住,拥有这等武功,却又如此低调,一定要铲除不可。”接话的是佩玖,一旁的燕绥和辑熙也是点头,玉瓒却道:“如今我们手上有叫做南宫然的这小子,不怕弄不到唐刀。”

    只有喜乐,一直没有说话,唯有犀利的眼神,似乎在发誓:效忠教主,誓死拿回唐刀!

    斐月岛。

    “什么?!”大家也听了瓷雪讲的所有事情,文霜青被南宫凯搂着,不能相信然儿竟然被带走了,南宫凯走到瓷雪身边,心疼的看着瓷雪……

    安麒阳看着床上重伤的南宫辞,也百感交集,他突然想哭,这么多年了,经历了这么多,他第一次因为一个人对他好而觉得想哭,不是感动,是别的一些说不上来的感情。

    后来他才明白,他爱他爱的无可救药。

    突然安凤月说话了,打断了安麒阳的思绪:“这种毒,我可以解。”

    所有人的眼睛前都是一亮。

    “凤月,真的吗?真的吗?那就快点吧,一定要救活他!”安麒阳自己都没意识到此刻的他有多焦急,安凤月知道这个瓷雪口中的“辞儿”就是裴不辞,本来是不想帮他解毒的,他干脆这样死掉,还省了自己复仇的力气呢,谁知道最着急的居然是那个一心想要复仇的哥哥?

    虽然不能理解,但是安凤月还是看不得唯一的亲人痛苦,犹豫了一下下,便开口道:“好吧。不过,我需要……”在安凤月说出一长串药草名字后,安麒阳已经冲了出去,不出一会儿,她需要的所有东西都在桌子上了。

    安凤月和其他人一起把这些草药按照不同用途做了不同处理之后,她把一些碎料混合在一起做成药丸,有的又放在药罐里拜托文霜青去煎,有的则是抹在布上直接贴在瓷雪和南宫辞的伤口上。

    瓷雪敷上药后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是一种很清凉的感觉,吃下一些药丸,又喝下一碗苦苦的中药后,她慢慢感觉到伤口不疼了,到了晚上,拿开纱布,发现手臂的颜色已经恢复正常,而且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安麒阳和安凤月留下照顾南宫辞,其他人忙着埋那些尸体,最后,整个合月楼里只剩安麒阳他们三个人了。

    “我以为你早就杀了他了。”安凤月给南宫辞的肩膀上换了药,又喂他吃了些药丸,他的伤太重,不像瓷雪晚上就差不多好了,到了晚上,南宫辞甚至还在昏迷。

    “我留他……是因为《白梅玉簪》。”

    “就算他死了,我们也可以去落梅教找,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着急?”

    “啊?我……”安麒阳看着安凤月,觉得她似乎变了:“凤月,你怎么了?一直这么……严肃。”他的印象里,妹妹绝对是性格开朗阳光的,可是当自己和她相见的那一刻,她居然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哥,舅舅和姑姑都死了。”

    “什……”

    “是林秋寒!你知道舅舅患了肺痨,只有华山上的七日草可以救他,但是,我和姑姑遇上了林秋寒,他杀了姑姑,舅舅因为没有药也死了,我,也差一点死在林秋寒手里!”

    又是魔焰教!

    “这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安凤月说到林秋寒时,语气里全是杀意,让安麒阳大吃一惊,妹妹因为仇恨,就像彻底变了一个人。

    第十八章

    “我觉得,林秋寒要七日草只有一个目的——璇玑!”安凤月虽然语气很狠,但是给南宫辞换药的力度却很轻。“是了,之前听说过闻公子要把璇玑给能把七日草给他的人。”安麒阳点点头:“先是唐刀,又是璇玑,究竟为什么?”

    “还不清楚,但是,不管他们为了什么,林秋寒的项上人头,一定会是我的!”

    安麒阳着实吓了一跳,妹妹居然散发着杀气?只会普济世人的她竟然动了杀人的念头?不过,安凤月变成这样也好,以前自己总担心她太善良不能在江湖里生存,现在么……

    “不过,话说回来,哥,你也听到瓷雪夫人说的了,这家伙是为了救你伤成这样的。为什么?这才多久,你们俩就互相这么关心了?”

    “凤月……我,我不知道。”

    “杀了他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梅玉簪》本就是侵蚀人体换取力量的邪功,我们不要也罢,不是还有母亲的《寒雨七式》么?我不觉得棍法就比心法差到哪里去。”

    安凤月伸出两根手指,放在了南宫辞的一个穴位上:“只要我按一下,他就得死。”

    “住手!”

    安凤月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但还是把手拿开了。

    “好吧,哥,我听你的。不过,你要给我个理由。”

    “他,真实身份是南宫辞!他叫南宫辞!是南宫家嫡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