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龙阳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留下璇玑。”

    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再定睛一看,一名翩翩公子就站在马车前不远处,手中的剑,让林秋寒更是惊讶——他认得,那是三大名剑之一的蟠螭!

    蟠螭,璇玑和朔罔合称三大名剑,蟠螭曾是已故大侠洛十鲤的随身宝物,璇玑一直属于闻南回,朔罔在十几年前被左小南折断,而现在,蟠螭在纪如玉手上。

    如玉公子,公子如玉。是了,纪如玉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

    面罩人跳下马车,已经准备动手了,突然林秋寒也跳下马车,挡在了面罩人面前,他的手里,正拿着璇玑。

    “剑神,幸会。”林秋寒倒是毫无惧色,反而上前一步:“虽然晚辈非常仰慕您,但是,十分抱歉,璇玑不能留下。”

    纪如玉的表情没有变化,只是把手中蟠螭举起对准了林秋寒:“若是你能跟我论剑百招而不败,我就放你们走,否则,你们的人头和璇玑也要一并留下。”

    面罩人握紧双拳,有些颤抖。

    林秋寒竟然连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竹林中竹叶仿佛无风自动,苍翠欲滴,三个人一动不动,气氛僵到了极点。

    纪如玉身形一闪,已经穿过十多米的距离直达林秋寒面前,若不是林秋寒反应快,一剑挡在自己面前,恐怕这时候喉咙已经被割开了,他被纪如玉突如其来的一剑打的双脚在泥土里滑行好一段距离才停下来,林秋寒忽然将剑锋一挑,打开纪如玉手中的剑,从下路攻上,纪如玉是何等人物,手腕一转,也就顺势挡住了他的攻击,不过,他倒是十分欣赏这个小伙子的应变能力。

    纪如玉难得表现出有兴趣的表情,瞬间二人又打在一起。

    面罩人自始至终就在马车上看着他们过招,面罩下隐约可见的一双眼睛时而紧张眯起,时而惊讶睁大,他们打的难舍难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最后是纪如玉和林秋寒用剑互相指着对方的脖子,动作才停止。

    面罩人有一种给他们鼓掌的冲动,精彩,实在精彩,精彩至极!

    “十几年了,能与我纪某论剑百招而不败的,你是第一个。”纪如玉说着先放下了剑。林秋寒随即也收回了剑,虽然心脏狂跳,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

    “多谢前辈指点。”

    “林秋寒。是个好名字。百招已过,你还未败,确实天赋异禀。”纪如玉说罢转过身去走了,随手把蟠螭扔到身后,刚好让林秋寒接到。

    “前辈!这是做什么?”林秋寒有些震惊。

    纪如玉没有回答,背影渐渐被苍翠树木所掩盖。

    第二十章

    面罩人驾着马车,时不时小幅度的回头看一眼。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帘子,里面坐着的那人,呼吸似乎有些不稳。

    良久,里面传来一声:“阁下究竟姓甚名谁?”面罩人隔了一会才道:“颜鸢。”

    这个声音……如果是女人的声音那也未免太粗,说是男人的声音又未免太奇怪,颜鸢说话的声音把林秋寒给怔住了,这个声音,无法分辨男女。几秒过去,林秋寒才道:“颜鸢。是个好名字。”

    随后就只有策马扬鞭的声音。

    同时,扬州,斐月岛。

    “就这么决定了,哥哥,嫂嫂,然儿的性命最要紧,一把刀而已,给他便是!”瓷雪激动地一拍桌子。

    文霜青和南宫凯有些为难,究竟是选择儿子的性命,还是整个教派的尊严和武林的安全?

    “事到如今,我们只有这一条路了。”南宫卓也附和道。南宫凯和文霜青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也同意了把唐刀交出去。

    次日,瓷雪就带着唐刀走到闹市,果真如她所料,那几位女宠没有离去而且经常会上街观察,这天,巡查的珮玖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她,两人对视,瓷雪只冷冷说一句:“把然儿毫发无损地带来。”珮玖等人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过了一会,南宫然果真随着珮玖过来,南宫然看到瓷雪用唐刀换自己,就知道终究还是魔焰教实力更胜一筹,灰头土脸地跟着瓷雪回去了。

    确认南宫然没有伤没有被下毒之后,瓷雪才安心地带着他回去,回去的路上人们的闲言碎语倒是引起了二人的注意。这些闲言碎语总结成一句就是,魔焰教有一个叫林秋寒的天才少年,剑指华山夺走七日草,和剑神纪如玉论剑百招而不败,还给教主把璇玑和蟠螭都带了回去。

    “喂,你从哪儿听来的?”耐不住性子的南宫然随手抓起那个说的滔滔不绝人的衣领,那人顿时吓得失了血色,旁边的人也都刹那间躲得远远的。瓷雪没有加以阻止,她也很想知道这消息的准确性。“大……大侠饶命,我只是从城东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说书先生?”“对,对……他说他虽然是靠讲故事吃饭,但是这种大事还是不敢乱说的……”南宫然这才放下那个人,那人赶紧喘了几口气。

    瓷雪皱起眉头,这种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眼下,不仅蟠螭,璇玑,连唐刀也是付泷箬的了。他费尽心思收集天下名剑,到底为了什么?

    和瓷雪有同样疑惑的,还有此时聚集在聚贤厅的徐沛白和江黛卿。二人也将近四十,各自成婚有了子嗣,江黛卿在彻底放下闻南回后娶了与他年龄相仿的官宦女子为妻,有了如今年方十七的独生女江琬,江琬生的水灵灵的,更是继承了爹爹的武术天赋,用的一手好鞭。徐沛白的三个儿子年纪尚小,最大的才不过六七岁,成天只知玩闹。

    聚贤厅在江陵蓬莱山庄,庄主江黛卿和仙莱派掌门徐沛白已经有十几年未见,二人这一次相聚有些匆忙,只是略略寒暄了几句,江琬过来给徐沛白行礼退下之后,便直奔主题。

    “魔焰教动静太大了,作为如今江湖上名声显赫的仙莱派和蓬莱山在,不能坐视不管了。”徐沛白先开口了。江黛卿自然知道他是何意,点点头:“根据探子口信,付泷箬是得到了所有的三把名剑。蟠螭,璇玑,唐刀。当初若不是左小南折断了第四把名剑朔罔,估计这会儿也是付泷箬的囊中之物了。”

    聚贤厅里只有他们二人,此时已经七月末,桌子上摆着的一大碗冰块散发着凉意。

    “哎,何时江湖才能太平啊。”徐沛白不由得感叹一声。

    “这种事情,哪里有永久一说呢?江湖纷争,还会继续下去。”江黛卿摇摇头,“八月就要到了,比武大会也要开始了吧。”

    “想必魔焰教也会参加。”徐沛白道。

    第二十一章

    南宫然被簇拥着回到了斐月岛大厅,文霜青刚见到儿子时激动地冲过去抱住了他,南宫然柔声安慰了一会儿母亲,文霜青擦干眼泪,南宫辞和安麒阳也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一行人这才安静下来。众人围坐在圆木桌旁,南宫然看着他从未见过的安凤月,还没等其他人开口,便对安凤月道:“这位姑娘和麒阳生的好相似,莫非就是安凤月?”

    安凤月轻轻点点头:“正是。”南宫然又道:“想必魔焰教这些日子以来的大动作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了,武林大会又很快就要到了,我看在现在没有眉目的时候,还是专心准备武林大会吧。”

    南宫凯点头称是;“不管付泷箬要干什么,他一定会有动作的。目前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就像然儿所说,准备武林大会吧。我想,这次武林大会是个锻炼的好机会,然儿,辞儿,麒阳,你们都可以试试。”

    安麒阳和安凤月对视一下,安麒阳说:“岛主,晚辈和妹妹商量过了,趁这个机会,把麒麟教合并在斐月岛里,不知岛主可否答应,这样一来,凤月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代表斐月岛参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