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母亲硬是把日志本递给她,“既然那是人家珍爱的东西,就去还给别人吧,她应该走得不远的!而且妳不是一直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借这个机会出去扩阔眼界也好,跟我这啊姨呆在一起有什么好的!”

    这时,一张便条纸从日志本里掉出来,玛格丽特见状立刻把便条纸捡了起来,一看,上面写的是:

    来找我,把这本旅行日志还给我吧,我会跟着日志的路线走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布莱恩镇哦,等着妳哦!──蒲公英

    “这……”玛格丽特恍惚了一下,“我……”

    上前瞟了一眼纸条,母亲笑了,“看,别人也叫妳去找她了,快去!”

    “可是……妈妈,这样的话不是只剩下妳一个人吗?”玛格丽特虽然有点心动,但她还是放不下相依为命了十七个年头的母亲。

    “可是什么!别婆妈了,我自己一个人又不是活不下去!在妳找到蒲公英之前,就别回家了!”母亲塞了一个啡色的大背包给玛格丽特,“我已经帮妳整理好行装了!”

    “什么?妈!妳什么时候……”

    不等玛格丽特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人推出家门,门外停了一只白马。

    “走吧,展开妳的旅程吧,女儿!”母亲帮玛格丽特上马,拍了拍马的屁股,笑着道:“没把日志还给人也不要回家啊!再见──!”

    白马长啸了一声,就开始往前走。玛格丽特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离开了自已生活了十七年的小镇。

    现在回想起来,最让玛格丽特后悔的竟是她没好好地跟母亲告别。

    第2章 第一章  商人之女

    “小姐?”

    一个留着中长金发、正值十九岁的女子刚在一间旅馆的双人房中醒来。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床,发现上面已经没有人了。眼角间掠过一抹失落,她从床上起来,马虎地整理了一下红色的衬衫,就急忙地夺门而出。

    “老板娘!”一出到去,是旅馆的走廊,依着昨晚的记忆,她很快就找到往楼下的路。楼下是一间酒馆,听说这里是布莱恩镇唯一的酒馆和旅馆。

    那里有几张木桌连木椅,因为现在还早,所以根本没有客人。只有一个中年妇人在吧台后面擦着玻璃瓶。听到有人叫她,老板娘停下手上的工作,抬起头,“客人,妳是昨晚跟一个金发红眼的女人一起来的?”

    女子恍了恍,仔细回想昨晚救了她后,再把她带来这里的女人。无奈她昨晚太累了,没怎么记清楚那女人的外表,她犹豫了一会,说:“呃……我不太肯定,但我记得她是金发,而且穿着白色衬衣。”

    妇人耸耸肩不以为意地说:“那应该是妳了,反正现在不是旺季,都没几个客人。”说罢,她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便条,递给女子,“那是那个女人叫我交给妳的。”

    女子没有预料到蒲公英没有跟她一起醒来,而是留了张冷冰冰的便条给她,可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样子,反而勾了勾唇角,把手伸到边左边胸前一摸,但是她摸空了,这时她才想起原本在她胸前的胸针已经不在了。

    “谢,那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今早天还没光的时候?”妇人瞟了瞟在女子背后古老大钟,在酒馆里放了座大钟真奇怪,因为通常在酒馆不会让人知道时间,让客人留久一点,“她大概已经走了三个小时多了。”

    “啊,是吗……”

    女子拿起便条,上面写的是:

    对不起我先离开呢,我还有很多很多路要走。小姐,妳的马车和财物在昨天被人抢走我很同情,所以我把别人送给我的马转送给妳,希望妳可以平安回家。对了,那只马的原主人正在前往这里,或许妳们能相遇呢。她的名字是玛格丽特,是个一开始有点腼腆,熟悉后就会很开朗的孩子。──蒲公英

    她摸了一下便条下的处名,“原来妳的名字叫蒲公英……”

    “对了,那女人已经结算了住宿费,而且她还叫我在妳离开时把马和一点钱交给妳,妳现在要走了吗?”

    “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呢。”

    妇人挂上笑容,用围裙擦干了手,“好,我现在为妳准备。”

    “嗯,谢谢。”

    女子在旅馆外等了一会,但是也没有等到老板娘带着马前来,犹豫了一下,她就绕到位于旅馆背后的马槽。她偷偷看了眼,发见里面不止有老板娘一个,还有一个少女正背对着她,所以她不知道那少女长怎么样,只知她束着一条很长的麻花辫,穿着白色背心裙并在上面套了件浅绿色小外套,而且背着一个相比起她细小的身体明显过大的背包。

    “老板娘!妳有见过这只马的主人吗?”问的正是那个少女,听她急速的语气,那只马的主人对她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吧。

    老板娘也不怠慢地回答:“这只黑马的主人在旅馆的门外。”

    “啊!谢谢!”少女说完,立刻回头朝女子的方向跑出去。从门外偷看的女子见状,快捷地往后跳了一步,让出位置让那个少女跑出来。那个少女的脸上带着兴奋和愉悦,这不禁让女子从心底里祝福对方可以找到想找的人。

    目送着少女奔跑的背影渐渐远去,女子才踏进马槽,“老板娘?我刚才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也没等着妳,所以就擅自来了。”

    “咦?!我刚才叫那个少女去旅馆的门外找妳的!”老板娘一手拖着缰绳,一手惊讶地捂着张开的嘴,“客人妳可以先去旅馆外吗?我很快就会跟上了。”

    女子点头,冷静地道:“知道了。”虽然看不出,但女子已经在沉思了:所以刚才那个少女其实在找昨晚救了我的那个女人?那……根据蒲公英留下的便条,那个少女就是玛格丽特了吧?

    玛格丽特走到旅馆的正门,也不见老板娘刚才所说的马的主人。马还没离开,主人应该也不会走吧?所以蒲公英她一定还在的,她想。

    “妳就是蒲公英说的那个少女,玛格丽特?”一把陌生的女声从她背后发出,叫住了她。她立刻回头一看,见对方不是她心中所想的人,双目间立即闪过一丝失望。

    “对,玛格丽特就是我。那个……请问妳知道蒲公英在哪里吗?”

    “她已经离开了。”

    “是吗……”玛格丽特垂下了双肩,失落地叹了口气,但她旋即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头道:“谢谢,妳知道她去了哪里吗?对了……妳是?还有,妳和蒲公英的关系是?”

    女子没有表现出什么表情,只是很爽快地把自己的资料说出来,“我叫米兰,是个商人。在我行商的时候遇到强盗,他们把我的所有东西抢走,包括马匹。那时我在郊外地区,离城镇得远。正当我打算徒步前往这里时,蒲公英就出现了,然后她让我骑上马,带我到旅馆后又借了点钱给我。对了,还有那匹马……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明白了,在她走的时候,她有告诉妳她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吗?”玛格丽特点了下头,她视这个刚认识的陌生人为救命绳般,投以渴求的眼神,希望对方给她的是个她想知道的回应。

    可惜,世事往往不如人愿。

    摇摇头,那个叫米兰的女子回答:“我也不知道,她在我睡醒前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张便条给我,上面写了妳的事。”

    玛格丽特恍了一下才懂得给反应,这一天她的心情由看到蒲公英的马的愉快,急速下滑至现在不知对方去了哪里的失落;她的声音由本来的高亢变成现在的了无生气:“所以……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妳为什么想找她?”米兰知道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但见对方如此失落,她不自觉地有种想为对方出一分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