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个嘛……”少女从背包中外面的口袋里掏出一本日志簿,递给米兰,“她在我家寄宿了一会,遗留下这本旅行日记,我打算去还给她。”

    接过日记,米兰端详着翻了几页,指着其中一页道:“这是路线计划,我之前听她说过她正跟着某个路线环游世界,或许就是这个路线?”

    “啊!我都忘记了可以翻看日志的内部呢。”玛格丽特尴尬一笑,凑上前跟米兰一起看。

    “看,这个地图上标志了几个标记。这里是布莱恩镇,上面有一个点,而点上面的箭头正指向北方的叶绿城。”米兰用食指指着这块大陆手画地图的正下方,指示玛格丽特怎样看地图,“可惜这是很久以前的地图,而且也画得不够详细,我建议妳去买一幅中大陆的地图,然后把日记上的路线画上去。”

    对方乖乖地点头,她因为知道自己又有了目的地而安心下来,清爽地笑着说:“谢谢妳米兰小姐。”

    “我大妳不是很多吧……叫我米兰就好。”

    “嗯,米兰。谢谢妳哦,那我回去旅馆收拾一下东西就出发了,再见。”说完,玛格丽特就转过身,朝着旅馆的门口走入去。

    “玛格丽特。”米兰叫住了她。

    她回头一笑,问:“怎么了?”

    “祝妳找到想要找的人,如果找到了记紧代我向她道谢。”

    “当然,米兰妳也要平安回家哦。”说完,少女就走进了旅馆,没有回头。

    真让人放心不下。

    米兰不是不想跟着少女去找她的救命恩人,但,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有不得不去夺回的东西。想着想着,老板娘已经把蒲公英的马拖过来了。她向妇人道谢后,就迳直地朝着布莱恩镇的出口走去。

    “咦?为什么不行?”玛格丽特惊讶地瞪大眼睛问正靠着一**马车的红发女人,而她的白马正训练有素地站立在她旁边。

    女人抱住双臂重重地摇头,闭上她如蛇般尖细的双目,道:“唉──小姐我不是不想帮妳,但是最近北方不远处有山贼的巢穴,在骑士团来之前妄然前往绿叶城实在太危险了。”

    “对,就是他们把我的东西都抢走了……可我没想到他们的巢穴会在这里的附近。”说话的正是不久之前跟玛格丽特道别的米兰,她正坐在黑马上。见对方一脸不自在的看着自己,她才加一句:“我不是有心偷听的。”

    玛格丽特笑了一下,上前朝米兰道:“我以为妳早就走了。”

    后者无奈地耸耸肩,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我去买了点干粮,那妳打算怎样办?一个女生前往会出现山贼的路上是非常危险的,而且现在也不会有人愿意带妳去绿叶城。”

    “我不知道……”笑脸旋即被米兰的话打破,玛格丽特不安地咬了一下下嘴唇,“如果我再不赶路,我怕再也见不到蒲公英。”

    “我也有要干的事情,那么……祝妳好运。”米兰拍拍玛格丽特的肩膀随即跳上黑马,“我先行一步,再见啦。”

    语毕,她就骑着马朝布莱恩镇出口的方向离去了。

    女人大吃一惊地跟着米兰走了几步,“小姐,见妳还年轻,别上去送死啊!”

    米兰没理会对方,连丝毫的犹豫也没有,就回话道:“我要干的事就是这件,这是我的责任。”

    “什么?送死就是妳的责任?”女人目睹对方眼中的坚定不移,就停下脚步,摸摸用来固定盘起来的头发的发髻,勾了一下嘴唇,道:“现在的年轻人能有这种决心真难得……”

    目送着对方的离去,玛格丽特知道自己要踏上旅程了,而且旅程的伙伴就是那个没什么表情但对人很友善的米兰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拍拍自己的脸颊鼓起勇气,玛格丽特也跟着上马,追上米兰的脚步。

    红发女人又被吓了一下,“妳也要跟着那个女人送死吗?”

    “我觉得那是我唯一找到蒲公英的机会了!太太,再见!”说完,她就离开了布莱恩镇了。

    只留下满肚子不满的女人,“我还没结婚……而且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

    “米兰!米──兰──!”从处渐渐变得清晰的马蹄声和叫声,米兰可以肯定玛格丽特在她的背后叫她。无声地叹了口气,米兰提起缰绳一拉,示意马匹停下脚步。

    直至玛格丽特追上来,不等自己的座骑完全停下,她就迫不及待地说:“我们一起走吧!”

    “我跟妳不同路,我不是去绿叶城。”

    对方不死心地追问:“那妳现在去哪里?”

    米兰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冒着死亡的危险上路,为了不让对方跟上来,她一改之前的温柔,使她本来已经毫无语调的语句变得更冷漠了,“这不关妳的事。”希望这可以赶走她吧,米兰是这样想的。

    玛格丽特怎会放过这结伴同行的机会?所以她假装不满地双手叉腰,“那妳要先说自己要去做什么!”

    “我们连朋友也算不上,我的事与妳何干?”

    “可是我以经把妳当朋友了!”玛格丽特继续装下去,她皱起眉抿着嘴巴,一副可怜兮兮的小狗模样看着米兰。

    米兰不自在地往后靠,眼神游离不敢直视对方“蒲公英明明说妳是个腼腆的孩子,怎么我看不见妳的腼腆?”

    “别转移话题!”

    “唉,好了好了告诉妳就是,别这样看着我……那个,我就是去把我被山贼抢的东西抢回来。”敌不过对方的小狗眼神,米兰无奈地回答。

    这下子惊讶的是玛格丽特,“什么?妳这是去送死吧?”

    米兰觉得反正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跟对方说自己送死的目的也无不可,所以她又再开口道:“被抢走的东西中,有一个镶满钻石、由著名工艺家制作的胸针,我绝对要把它抢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也好。”

    “就一枚胸针?”

    “那不是普通的胸针!”米兰兀然的大声地纠正说,“那是相传了好几代的胸针!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单独行商,父亲亲手把那枚胸针扣在我的胸口上,这是祝福的意思,我的几个哥哥在第一次单独上路时也戴着平安归还了,我也不可以例外!”

    玛格丽特知道自己低估了那枚胸针对米兰的意义,尴尬地摸摸麻花辫,道歉说:“对不起,我不知那对妳是这样重要的。”

    “不用道歉,我的语气也重了点。”

    这时,平静的路面多了几分震动,黑马白马同时也不安地踱了几步。米兰咽了口气,她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立刻拿起缰绳,急忙对玛格丽特说:“有人正在接近这边,快走!”

    “太迟了。”她们的背后响起了一把低沉男声,他座在马上手中正把玩着一把大刀,脸上的胡子很长肚子也因中年而发福,不过这不等于他的危险度会减少,“听话的话就不会伤害妳们,快从马上下来然后把身上的财物交出来!”

    米兰不管那个男人,骑着马往前衡,“玛格丽特,快走!”

    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只见她们的前方已经被四个手持不同武器的人挡住,米兰一煞打算往回走,却能现不知何时那男人旁边已经多站了四个人,她们已经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