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犹豫了一会儿,大卫道:“那不能说,妳们知道了可能会不小心说出来,令她回想起那件事来,总之妳们满足她的要求、逗她笑就可以了,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了解。”

    玛格丽特和米兰在同一时间开了口,前者对米兰会心一笑,但对方实在笑不出来,她觉得这个任务一定不容易。

    他们从那条又暗又窄的道路中走回去,因为不用拖着马走的关系,他们的速度快了不少。回到食堂,大卫把手上的火把插在墙上的架子上,“我刚才叫手下把夫人带过来见妳们,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吧!”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左右,从左边的走廊尽头传来了‘咯咯咯’有规律的脚步声。随住渐渐变大的脚步声,玛格丽特她们可以看见一个凹凸有至的身影慢慢迫近。那个女人穿着看起来穿了就走不动的高跟鞋,黑色顺滑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而飘起。她穿着一套连身的背心裙,裙子直达女人的小腿而在大腿的位置有一条分叉,这露出了她几近无瑕的皮肤之如,也突出了她的好身材。

    玛格丽特偷偷走近米兰,轻声在她的耳边道:“她穿的衣服真奇怪。”

    “妳的脑子才奇怪,她穿着的是旗袍……嗯……东大陆女性穿的服装。”米兰虽然是个新手商人,但她对其他大陆的认识可能比很多老手商人还多。她从小就被身为商人的父母教导什么是值钱的珍品;什么是免费也不要拿的垃圾。而在这个大陆与大陆之间交通不怎么方便的世界,所有异国物品的价值也很高昂。

    女人走到她们面前,直挺挺的打量着玛格丽特和米兰两人。从她那墨黑色的杏眼中投出那冰冷无神的视线令玛格丽特心中一寒,以及被她的气势弄得不自觉的止住了呼吸,咽了口口水,不敢开口说话。

    米兰却没有像玛格丽特一样怕她,所以主动地朝女人问好,“大卫夫人妳好,我是米兰,旁边的是玛格丽特。我们是来学习如何成为山贼的。”

    “对对,老婆我见妳之前说过想要个女仆人,所以我把她们带来了。”大卫立刻走到女人旁边,像只摆尾的小狗般示好。

    女人没有理会自己的老公,良久才吐出三个字:“曼陀罗。”

    “什么?”米兰不明所意,问。

    “叫我曼陀罗。”

    “是的,曼陀罗小姐。”偷偷用手肘撞撞旁边呆住了的玛格丽特,米兰假装恭敬地说。

    被撞回现实,恍神了的玛格丽特立刻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啊、啊……对,我明白了!曼陀罗小姐。”

    那个叫曼陀罗的女人很满意似的闭上眸点头,用小声得差点没人听见的声音说:“跟我来。”接着她头也不回地转身往她刚才来的方向走,本来大卫也打算跟上,但在被曼陀罗瞪了一眼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跟在女人后面的米兰蹑手蹑脚的拖慢脚步,让迟起步的玛格丽特走到她的旁边,并压低声线,问:“喂,妳刚才怎么了?不像妳哦?”

    “我不擅长应付这类型的人,她的视线让我不太舒服……”一改初次见面的开朗,玛格丽特不安地把玩着麻花辫回答道。

    米兰本来想安慰一下她的,但她在脑海中寻觅了很久也不见有适合的语句,所以她最终还是保持沉默,拍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就加快脚步追上走在最前的曼陀罗。

    穿过十几间只用布隔开的洞穴后,她们到达了尽头的“房间”。曼陀罗熟手地撩起白布,走了进去,而玛格丽特与米兰对望一眼后也跟着穿过去。这个房间比玛格丽特想像中小,但却超出了她想像中的奢华──房间的墙虽是岩壁,但上面挂着好几幅看上去出自名师的画作;地上虽是石地,但上面铺了一张人手刺绣的大地毯。房间的正中心有张双人床,而在床的旁边摆放了不少看上去很明贵的杂物,多得让人寸步难行。

    她在床上坐了下来,保持沉默的同时也在用她无神又沉寂的双眼看着玛格丽特她们两人。后者也跟着保持静默,直至曼陀罗开口,“别太拘谨,随意。”

    “啊……知道了。”米兰虽然嘴上说了解,但心里已经很不满地吐槽:随意什么啊,在这么小的房间妳随意给我看!

    正当她想看看玛格丽特的反应时,有一个在床旁边的小柜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瞟曼陀罗,发现她并没有在看自己,米兰安静的走到那个柜台前蹲下把抽屉拉出来一看,里面有不少小饰物,但米兰很简单就找到自己一直想找的东西了。

    对,就是那个米兰花造型的胸针。胸针上的宝石犹如有魔力一般,它所散发着的光茫不停地呼唤米兰拿起它。她受不了引诱,拿了起来,胸针在火光的照耀下异常漂亮,其折射出来的金色光茫反映在岩石的表面……

    玛格丽特看见了那金色的光线,连曼陀罗的存在也忘记了,身体不自觉地凑上前,感叹道:“哇!好漂亮!”她突然说的一句话令曼陀罗转头看过来。

    曼陀罗的表情还是不变,“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唉?──”米兰惊讶得发出了奇怪的叫声,她激动得顾不上她一直保持的仪态,冲上前抓着曼陀罗的手问:“真、真、真的吗?”

    “对。”后者冷静地回答。

    放开手,米兰知道自己做得太过了,把胸针小心地放入裤袋中,她道:“太感谢妳了!”

    对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她扬扬手,“不用。先回自己的房间,我要小眠。”

    玛格丽特一知道曼陀罗要她们离开,旋即拉着一脸幸福的米兰朝门口走去,“那我们不打扰妳了,再见。”

    她们一踏出门口,紧张得直流冷汗的大卫就上前问:“怎么了?还好吗?她满意妳们吗?她有笑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玛格丽特不知从哪里开始回答,正当她想张嘴时,米兰就从激动中回复过来,“她很好不用担心,她说她要小眠一下叫我们先去自己的房间安顿下来。”

    “呼……”大卫捂住心口安心地松了口气,“那就好了,啊,对了,我带妳们到房间吧。其实这里除了夫人以外就没有其他女性了,要妳们跟男人们住在一起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所以我清空了夫人旁边的房间给妳们两个人。这样妳们也方便照顾夫人。”

    他边说边把左手边的白布撩起,走了进洞里去。这个房间比曼陀罗的小了一半,左边右边各有一张小床,中间只隔了条小巷,大卫一个人已经把中间已经把洞穴挤得死死的。

    “谢谢!”米兰轻快说,“对了,洗漱的地方在哪里?”

    从洞穴走出来,大卫回答:“在外面右手边右一条河,我们都在那边解决的。但妳们是女生觉得不方便的话,就逆流而上步行至上游的湖那边吧,夫人都是在那里洗澡的。”

    “嗯,知道了!”说罢,米兰挽着玛格丽特的手,走进了房间,留下大卫在外面呆着。

    “米兰,我们今晚偷偷溜出去吧?”玛格丽特听见大卫的脚步声渐渐远离后,就坐在右手边的床上朝对面的米兰问,“妳都把胸针拿回来了。”

    米兰跟平常的冷静不同,双目间闪烁着兴奋的光辉,“妳在说什么?看看这里内部的防御多弱,如果我们把那房间内的东西偷走的话……想想那波斯地毯!还有墙上的挂画……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得到那些东西的!”

    “喂喂,米兰,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玛格丽特觉得自己眼前的米兰异常陌生,虽然她们没认识多久,但她知道米兰不是个会被贪婪控制的人,“如果我们这样的话,跟他们那些山贼有什么分别?”

    “呃……这……”金发在两旁没有动力的垂下,一扫刚才的兴奋米兰清醒了,

    “也对,我们今晚就借去洗澡离开吧。”

    “不,我们还有其他选择的!”

    “什么选择?”

    吸了口气,玛格丽特的心中好像跟什么打架似的,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我们去让曼陀罗恢复笑容吧!”

    “也好,但我们具体应该怎样做呢……”

    知道玛格丽特不太喜欢跟曼陀罗呆在一起也愿意陪她,米兰顿时觉得有点感动,那怕她不打算把这种感情表达出来。

    山贼巢穴的东北方有一个细小的湖泊,在月光的反射之下平静的湖面泛着粼粼碧波,这副景色不禁让玛格丽特看呆了。直至米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这里就是大卫说的那个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