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曼陀罗就算在她□□打算入浴时,还是保持她的扑克脸缓缓地把身体泡入水中,“一起?”

    玛格丽特对集体入浴这种事有点感冒,她生活在小乡镇之中,并没有落后到要去湖边洗澡,而且她从没跟其他人一起洗过,所以她苦笑着摇摇手,“不用了,我晚点再洗吧。我来是服侍妳的,不是一起洗澡的。”

    见玛格丽特脸有难色,米兰也加上一句:“对,我们是来服侍妳的,有什么吩咐可以尽管说,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到妳?”

    曼陀罗耸耸肩,不说话,默认了她们。

    这个湖异常的安静,因为被山包围,所以连风也没有,有的只是时而在草丛那边传来的虫鸣以证明时间的流逝。米兰和玛格丽特抬头一看,那是漫天星斗;天空上没有一朵云阻挡住那些星星,而月色也没抢了星际的美。玛格丽特说不出每颗星的名字;而米兰也只知道辨别方位用的北极星而已。

    “好美……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星空,我家那边经常多云,所以看不见星星呢。”玛格丽特感叹道。

    “嗯,对啊,很美。”曼陀罗靠在湖边抬起头,闭上眼睛一脸享受地晒着月光浴,当她再睁开眼时,不同以往眼帘中竟然有着星星的光辉,“妳们懂得观星吗?”

    这是曼陀罗第一次主动聊起话题,米兰知道这是和她打好关系的机会,所以她想不想就回答:“我只知道北极星,曼陀罗小姐妳会观星吗?”

    对方点头,接着就自照顾自的说起来了,“北极星对下的是北斗七星,也即是大熊座,那七颗星比北极星还亮,型状就像个勺子一样……她很聪明,我只是说了一次她就懂得找它出来了。”她的语气平和了不少,起码多少有点语调。

    听出一点端倪的米兰当然抓着这个点不放,“她?”

    曼陀罗的眼色猝然失去神色,噤声不作反应。

    “妳很喜欢星星?”玛格丽特知道是时候说话了,再这样下去气氛只会变得越来越尴尬,“曼陀罗小姐,妳可以再说多一点关于星星的事吗?”

    “我很喜欢哦……”她感叹地说,过了一会儿,她就打发米兰她们离开,“妳们先离去吧,我想冷静一下。”

    玛格丽特见自己的话没有作用,她只好摸摸鼻子听曼陀罗的话跟米兰回去巢穴。

    在走到一半时,玛格丽特望了一下后方确定曼陀罗没有跟过来后,就朝米兰说:“妳刚才有留意曼陀罗说起『她』的反应吗?我觉得『她』就是她不不高兴不再笑的原因。”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米兰把手伸进裤袋,轻力抚摸着那枚胸针,“『她』很有可能就是曼陀罗的姐姐或者妹妹……然后她发生了意外什么的。”

    “也可能是曼陀罗小姐的女儿?”

    米兰没好气地用肩膀撞了撞玛格丽特,“曼陀罗看上去才二十岁,而且身材这么好,怎么看也不像生过孩子吧?”

    抿着嘴想想,玛格丽特笑了,“也对呢,来,我们快点回去睡觉吧,明天去问问其他人也好!”说完,她就扯着米兰垂下的裤带,快步往山贼的洞穴处走。

    “我也正好这样想……喂,别拉我!”

    被米兰甩开后,玛格丽特倏忽想起了什么,僵住在路中,“那我们怎样洗澡?”

    “什么?明天洗不也是一样吧?”米兰从小跟着父母行商,在路途中很多时也不能洗澡,她早已经习惯了。

    “咦──怎么会这样……脏死了……或者我们睌点在曼陀罗小姐洗完后再洗?”玛格丽特一边不满地咕噜着,一边回到巢穴处。

    那天玛格丽特考虑到安全的问题,最终还是没在晚上偷偷溜出去洗澡;相反她和米兰在翌日早上才到湖边梳洗。

    第4章 第三章  满天星的回忆

    一大早的,山贼们的巢穴已经散发着一股面包的牛油香味。

    “早啊,第一天在这里睡习惯吗?”大卫咬着面包,一见刚梳洗完毕的米兰和玛格丽特回来巢穴里就问。

    玛格丽特抓抓她还没缠成麻花辫的长发,回答说:“昨晚我们睡很得好哦。”

    大卫指指他背后的三张大餐桌,“妳们先来吃早餐吧,不吃的话我们就会把妳们那份吃掉!”米兰一看,发现那些餐桌上坐满了二十几个男人,而每张桌上也摆放着一大盘面包和装着数十颗水煮蛋的大碗,见她失望的神情,大卫加了句,“虽然寒酸了点,不过……还是很有营养的,而且都是新鲜的!”

    “别听城长说,我们有好好把妳们那份留下来!妳是高一点的米兰,然后……小的是玛格丽特吧?”问的正是昨天守门的瘦子,他正坐在中间那张餐桌,而坐在他对面的是那个胖子。

    胖子点头,用眼神示意他们左手旁的空位,“那是妳们的座位,快来吃吧。”

    “嗯嗯!”玛格丽特上前跨过长椅坐在瘦子旁面,不等米兰就随手拿起一片面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我快饿死了!”

    “吃慢一点吧,小心呛到。”没好气地叮咛,米兰就顺便坐在胖子的旁边。

    见大家也坐下来了,大卫也跟着在米兰的旁边坐下来,“夫人平常很晚才醒来,吃完了妳们就去送饭给她吃吧!”

    米兰撕了一小块面包放入口中,发现那面包还是温的,而且非常松软,明显那是新鲜出炉的面包,“这面包是刚焗好的?难道这里有厨房吗?”

    “对啊。”大卫得意地回答,“而且这里有除了夫人以外的女性在,一会儿妳们去厨房拿夫人的早餐的时候就可以看见她了。”

    见没有人在说话,米兰就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把昨天的问题拿出来问大卫,“大卫,其实曼陀罗小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她的姐妹还是……”

    大卫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得一僵,连手上的面包也掉在地上,但惊诧旋即变成愤怒,他往桌上就是一拍,“那不是妳们应该要知道的事,闭上嘴巴吃妳们的饭吧!”

    玛格丽特和米兰也被吓得整个人缩起来,连大气也不敢喘。而肥瘦两个人则咽了口气,为那两个初来乍到的女生捏一把汗。这一顿饭吃得有点尴尬,这句话恐怕在场所有人都不能反驳吧?他们整顿饭也是在咀嚼声和静默中渡过的。

    “呃……我们去给曼陀罗小姐送餐了,厨房在哪?”米兰只吃了一片面包和喝了杯水,她是等玛格丽特吃完第四颗水煮蛋才站起来说的。虽然她说得很冷静,但如果细心看的话,米兰并没有看着大卫的脸说,而是看着他的胸口对他说话。

    玛格丽特看了一桌的蛋壳,尴尬的把玩着头上的发夹,“对、对,也是时候去送早饭给曼陀罗小姐了。现在快中午了吧?”

    “对不起,刚才我语气是重了点……厨房那个人太不喜欢我,所以我把妳们带到去厨房的门口外吧。”说罢,他就拍拍大腿站了起来。他确定米兰和玛格丽特两个人也跟着他后,就提起脚前往食堂的深处。他在左手边一条小隧道前停了下来,“穿过去就是了。”

    怀著有点不安的心情,米兰跟着玛格丽特穿过那条窄巷,尽头又是一块白布,她们见怪不怪地把它撩起来,乍眼一看,她们看见一个石炉和一个在石炉前工作的女孩;她不知道米兰她们正在她后面,一边帮石炉增添木柴一边哼着歌,金色的蘑菇头随着节拍一晃一晃的。

    “咳咳。”

    米兰咳了下示意女孩她的背后有人,而对方也惊讶的转头望过来,“啊!妳们是新来的!”她用脚把石炉的活门关上,就露出了跟她外表不符合的成熟笑容,“我是樱草,我听其他人提起过妳们。啡发较矮的是玛格丽特,金发较高的是米兰吧?”

    “对。”

    “是哦。”两人同口异声地回答。

    樱草把正在石炉上烤的饼熟练地夹到盘子上,再掂起脚尖把架上的牛奶瓶取下来,顺手把盘子和牛奶递给站得最近自己的米兰,“所以妳们现在是曼陀罗的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