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确来说我们是来逗她笑的。”玛格丽特对小孩子一直很温柔,她正半蹲着对樱草说话,“大卫说曼陀罗小姐她很久没笑过了,又常不开心,所以我们除了要服侍她以外,要让她回到之前一样会笑。”

    “首先,妳别当我小孩子,我已经十五岁了!只是长得比平均矮而已。”樱草不满地鼓起脸颊,反驳说。玛格丽特摸摸鼻子,尴尬地笑了下就不再说话了。

    “然后,曼陀罗她经历了那件事还会笑才有鬼了。”

    “那件事?”或许这个叫樱草的女孩子会知道点什么!米兰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所以不细想就忽地破口而出问了。问出口后她却有点后悔,她曾问过这个问题两次,而且两次也有不好的结果。

    樱草面有难色地犹豫了一下,就穿过米兰和她背后的玛格丽特,瞟瞟白布的背后,确保没人在附近后,一脸认真沉重的回头,“那妳们想知道些什么?”

    “我们要对症下药,我们只是想知道曼陀罗不会笑的原因。”

    “曼陀罗她有个女儿,她的名字叫满天星。”樱草靠在墙上,找了个舒服的动作,抱住手臂说。

    “女儿?我看她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啊。”米兰诧异地反问,同时她看了一眼玛格丽特,她正用『我就说了嘛』的眼神飘飘然的看着自己。

    樱草耸耸肩,“是她天生丽质?她应该只比大卫小三年,真不知她怎样保养的。重点是,满天星在上个月山贼抢掠绿叶城的时候被山贼杀了,就在曼陀罗的眼前。那之后,曼陀罗伤心欲绝,连饭也吃不下,直至她搬来这里才好了点。”

    山贼也被山贼抢东西这件事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以玛格丽特不再默不作声,“什么山贼?”

    “啊?妳们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樱草无奈地摇摇头,感叹说:“也对,大卫这个过度保护老婆的笨蛋又怎会告诉妳们……唉!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之前在叶绿城生活的居民,而大卫就是绿叶城的城长,上个月有个很大的山贼团在附近的山上建了坐城寨。没多久他们就攻进城,杀了很多人和小孩……”

    “其中包括曼陀罗的女儿。”米兰打断樱草的话,“那你们都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

    “对,虽然有部分生还者移居到附近的月城,但也有很多人跟随大卫来这里当山贼。所以,妳可以看见我们不像真的山贼。”樱草不屑地一笑,继续说:“大卫只是单纯地学习自己的仇人而已,而且他连把自己的女儿埋葬在哪里也不告诉曼陀罗,他的脑袋绝对是坏掉了。”

    米兰一下子就听出了对方话中的矛盾点了,“那妳怎么不跟着其他人去月城?”

    樱草轻唉,道:“我也想,不过我是……”

    “喂──妳们好了吗?夫人已经起来了!”这时,外面传来了大卫的呼唤声。

    樱草忽地把米兰和玛格丽特两个人推出厨房,小声地提醒她们:“别告诉大卫我跟妳们说了这些!”

    玛格丽特拍拍心口保证:“当然不会!”

    “曼陀罗小姐,这是妳的早餐。”米兰说完,就把盘子和牛奶放在床头的茶几上。

    曼陀罗穿着白色宽松的睡裙,征微打理了一下长发后就坐了起来在床上吃起饼。玛格丽特没想到看上去如此有威严、有气势的女人竟然会在床上吃东西,但她没多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的摆设上。

    “咦!”玛格丽特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怪叫了一声。

    房间内其余两人都看向她那边,米兰问:“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她慌张地摆着手否认。曼陀罗盯着玛格丽特好一会才继续吃她没吃完的大饼,就是这种不发一言盯着人看的性格让她不安、甚至有点害怕曼陀罗。

    把茶几上的东西都呑到肚子里后,曼陀罗只是“嗯”了声叫她们把盘子拿走,接着又倒头大睡。

    在米兰和玛格丽特走出来时,大卫就夺过盘子说他会处理掉,并叫玛格丽特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以方便在曼陀罗叫她们时能及时出现。

    “所以曼陀罗夫人的心结就是她女儿吧?自己的女儿被山贼杀死,而自己又成为山贼的一分子。”米兰一回到房间就把现在她们知道的东西整理起来,“而曼陀罗从没机会去女儿的墓前,因为大卫不想她想起自己的女儿?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认为只要带她去她女儿的墓中让她好好悼念,早晚她会也笑起来的。”

    “早晚……”玛格丽特皱了皱眉,不安地用手指梳着长发,“那时蒲公英大概走很远了。”

    “呃……也对。”米兰无奈地叹息,她知道自己不能强求对方陪自己留下,毕竟玛格丽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完成,“这个任务就交给我自己一个人吧,反正那本来就只是我的事,那妳什么时候要走?”

    玛格丽特用力的摇头,说:“不,这是我的主意,我们一起来吧!蒲公英有特定的路线,所以我们可以根据这个路线推测她的所在地。”

    “我们?”

    她耀眼地笑了起来,双眼眯着所以米兰看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或者玛格丽特早已经设下这个局?扶扶额,米兰苦笑着,“真不知道妳是不是早算好了要跟我一起去找蒲公英,才帮我的。”

    “妳说呢?”玛格丽特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笑眯眯的看着米兰。

    “为什么蒲公英会说妳是个腼腆的孩子啊……”第二次看到这个笑容,米兰又说了同一句话,“对了,妳刚才在曼陀罗的房间好像有什么发现?我见妳一副发现了惊世大秘密的表情。”

    笑容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谨慎,玛格丽特说:“之前曼陀罗小姐不是说过北斗七星吗?我刚才发现那些杂物的摆放有一处是七个一排,排成勺子的样子。可能房间内部的摆放并不是随意的,是跟据实际上的星图而摆放的?”

    “她还说过『教她观星』什么的,大概是指她的女儿满天星了吧?所以把东西排成星图一样就是她怀念满天星的方法?”米兰摸着下巴,像是问玛格丽特又像是自言自语般。

    “所以我们应该怎样做才好呢?”

    星空璀璨夺目,在繁星的照耀之下黑发女孩在一片满天星花海中奔跑,正在渐渐远离画面。女孩穿着白色泡泡裙,缠着可爱的喷泉头,她走到远处指着天空,“妈妈,这个是不是北极星?”

    “对,而下面的是……”

    话未说完,女孩就抢着说:“那是北斗七星大熊座!”

    “正确,别走太远哦,快回来妈妈这边。”

    女孩摇摇头,“妈妈,我在大熊座那里等妳哦,我会成为妈妈的引路人。别忘记我。”

    “不──我不会忘记妳的哦,回来吧,我们再一起观星?”

    女孩再摇摇头,这次她没有回话。一股从北极星照射下来的光线把她包裹起来,忽然她的脸因痛苦而变得狰狞,她痛苦地在光线中挣扎着,“妈妈──我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为什么?──”

    伸出手想抓住女孩,但手却穿过了那道光线,光线消失后,有一个用几条小树枝加上橡皮筋缠成勺子型状的项链躺在手心中。

    “满天星──不!女儿!不──”

    忽然,一阵尖叫声从米兰她们旁边的房间传出来,“不──”

    玛格丽特和米兰两人相视一眼后就默契地站了起来跑往曼陀罗的房间,揭开白帘,只见曼陀罗坐在床上满头大汗的吃力地喘着气。

    “曼陀罗小姐,妳还好吗?”玛格丽特问。

    曼陀罗正想回答的时候,大卫挺着他的肚子跑了进来,摇着尾巴趴在床边担忧地问:“老婆!妳没事吧?”

    “我梦到了满天星,我们的女儿。她好像很痛的样子……”她此时此刻的语气有点乏力,本来无神的双眸变得更空洞了,灵魂好像早已跟着女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