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根本没有女儿,一直都只有我和妳。”大卫上前搂住曼陀罗,不停在她耳边重复这两句话,“我们没有女儿,只有我和妳;我们没有女儿,只有我和妳;我们没有女儿,只有我和妳……”

    靠在大卫怀中的她不知何时苍老了很多,眼角的皱纹、额头上的细纹;干涩的嘴唇也失去原来的色泽。在爱的影响下,看上去多冷漠的人,也有感情失控的时候。大卫心痛地抚摸着爱人的脸,转过头指使玛格丽特她们说:“快去厨房令人泡杯红茶给夫人歇息!”

    “是。”简单地回答完毕,她们就往房间的外面走。

    玛格丽特边把玩着她不知何时缠好了的麻花辫,边不解地问:“为什么他会说她们没有女儿,满天星不存在呢?”

    “或者那是大卫忘记伤痛的方式,而他把这个方式强加于曼陀罗之上?”

    “如果是的话,曼陀罗小姐也挺可怜的。”

    她们还没走远,就听见了曼陀罗的声音:“满天星,我的女儿……她是存在的,我想见她啊!”

    接下来她的话米兰和玛格丽特也没听得清楚,本来她们还想在外面偷听多一会的,可是房间内只剩下曼陀罗的抽泣声,她们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当她们走到通往厨房的小道时,樱草已跟在外面等着她们,年幼的脸上挂上与她年纪不相乎的担心,“我刚才听见了曼陀罗的叫声,她又发恶梦了吧?不知道她现在怎样……”

    米兰丝毫没有安慰樱草的意思,单刀直入主题,“大卫在安慰她,应该没事了。但我听大卫不停的对曼陀罗说他们没有女儿,这是怎么回事?”

    “啧。”樱草换上张不屑的嘴脸,哼了声,“满天星刚死时曼陀罗只会哭和对着她的遗物说话,又拒绝进食;后来大卫把他女儿的所有东西烧掉,又搬来了这里,曼陀罗才开始吃饭。之后……大卫就以为对曼陀罗洗脑,让她相信自已的女儿并不存在就可以令她不再伤心。所以曼陀罗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常常发恶梦,还一直说想见满天星。”

    “对了,我们之前的话题还没结束,我还没说我在这里的原因呢。妳们是来拿红茶的吧,进来厨房我一边泡茶一边继续说下去……”

    “不用了,我有个计划!”一直保持沉默的玛格丽特打断了樱草的话,拉着米兰往回走,留下一语未毕的樱草在背后。

    鼓起脸颊,樱草不满地咕哝着,“怎么大家都不让我把话说完啊……”

    “计划?妳又有什么鬼主意啊?”米兰任由玛丽特拉着走。

    一笑,玛格丽特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那时妳就知道了。”

    “啊──”一个早晨之内就有两个女性的叫声在同一个山洞处传出来,今天真是个不得安宁的日子啊。随着尖叫声的迫近,大卫可以看见一抹淡色的身影闯入,跟随着的是一个黄黄红红的身影,他一呆才发现前者是玛格丽特,后者是米兰。

    玛格丽特惊惶失色地看着大卫,道:“我、我们刚才看到了!看到了幽灵!”

    “对,那是个小女孩,刚才她在房间外面哭着说要见妈妈,还说她很寂寞。”米兰加上一句话补充道,米兰不太擅长撒谎,但有时她只要保持她一贯的冷静就可以骗到别人。

    “什么?”经过刚才大卫的安慰,曼陀罗早已回复平常心,但是身为一个母亲,听见了有关女儿的消息时,心中的湖又开始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女孩大概七岁左右,束着黑色喷泉头的?”

    “啊……对,而且她叫自已满天星。”玛格丽特见对方半只脚踏入陷阱中,忍着想笑的冲动,“她还说如果见到妈妈的话她就能够安心上天堂了。”

    曼陀罗的眸子半闭,内疚的神情泛出她的脸,“难道就是因为我没去送她最后一程……”

    “不,别……别说笑了,怎么可能!”大卫涨红了脸,上前硬把玛格丽特和米兰两人推出房间。虽然他的表情非常坚定,不过他微微发抖着的声音却出卖了他,“幽、幽灵是不存在的!也没有满天星这个人!妳、妳们不要乱说!今天妳们给我好好待在房间,别出来!”

    被轰回房间的玛格丽特没有丝毫不决,不怒反笑,“我的计划成功了!”

    “是妳计划的第一步。”米兰纠正道。她本来就对这计划半信半疑,只是抱着一试无妨的心态,“不过这计划只是让曼陀罗看到女儿的墓,又不是让她女儿复活……所以没到最后也不知道成不成功的。”

    “一定会成功的!妳之前不是说过只要曼陀罗去她女儿的墓中悼念,她就会笑起来吗?所以她一定会笑出来的!”玛格丽特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茫。

    这跟她对着曼陀罗的态度完全相反,米兰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两个灵魂在玛格丽特身体中,一个是开自信又有点奸诈的玛格丽特;另一个是胆小怕事又腼腆的玛格丽特。她无奈地摇摇头,“我是说迟早她会笑起来,真不知道妳的自信从何而来……”

    “老婆我先离开一会。”在傍晚时分,大卫终于离开了曼陀罗所在的房间,他偷偷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留意他后,就动身离开了巢穴,可是他没有发现在背后有三个身影正紧紧跟着他。

    当他走到煤矿洞口时,天色已经变暗了,所以大卫决定带上火把。他一直跟着河流往下游走,在途中他蹲在地上摘了几朵小花再继续上路。直至他走到一个大湖的旁边,这个湖比北方个那个大很多很多。湖的旁边不是山峰,而是一片小草地;湖不是平静冷清的,而是时而有微风吹过,让人感觉舒心的。

    大卫走到河边,把火把插在地上,就坐了下来,什么也不做。

    其中一个偷偷跟着大卫的身影不顾其他两个的阻止,冲了上前,“大卫!”

    “妳、妳、妳怎么会在这里?”大卫被这猝然的声音吓到了,眼睛瞪得非常的大,他心虚地把身后的东西用他的身体遮着,“曼陀罗,妳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快回去!”

    “大卫,在女儿去世的时候我崩溃了,很感谢你陪在我身边。但你我都知道,忘记伤痛的意思不是否定那个人的存在吧?”曼陀罗一步一步走上大卫的面前,“对,我还很伤心,我不想说话、不想笑,也不想吃饭。但是……我绝对不会想忘记她的。”

    “这……”大卫想开口反驳,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的妻子比他想的更坚强,“我以为对妳来说满天星消失了的话会更好,所以我把她存在过的证据都烧掉了。”

    “我不怪你,但我们搬回去叶绿城吧?别为了仇人的一句话而做山贼了。”

    “原来妳知道……”

    “当然。”

    在他们两夫妇交流时,另外两抹身形偷偷地靠近他们、窃视他们。那两个身影正在伸长脖子静候那一刻的到来。

    太阳早已不知跑去哪里了,只有月色在云间撒落,天上因为有云而让人看不见星空。

    大卫往左移一步,让曼陀罗能看到他的背后,那是一个用两条木材一横一竖交差搭出来的十字架。上面勾住了一条项链,她上前把项链拿下来,一看,正是她多次在梦中梦到的那个勺子状的项链。曼陀罗还记得那是满天星送给她的礼物,她把北斗七星紧紧握住,“满天星,感谢妳来到这个世界……安息吧。”

    “这里在满天星离开的那段时间开满了花的。”大卫看着天空,但却因云层的遮盖而看不见一颗星。

    曼陀罗把项链戴在颈上,她闭上眼睛,强忍着想哭的冲动,挽起了嘴唇,“这样妳就可以成为我的北极星、我的引路人了。”

    “她笑了!计划成功了!”忽然,一把女孩的声音从草丛里传出来,“我可以把那房间的车西……”

    “啪──”的一声打断了那个女孩的话。

    “妳怎么打我的头?”

    大卫听得出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米兰?妳是米兰吧?”

    知道自已因为太兴奋而失去理智地破坏气氛,米兰不好意思地回应:“对、对不起,我们在旁边偷看。”

    “嘛……妳们知道了所有事情?”大卫尴尬地摸模胡子,问。

    玛格丽特摸着麻花辫点点头,“对,而且对不起我们偷听你们的对话。”

    曼陀罗这时用手背抹抹眼眶内的泪水,笑了,“感谢妳们,因为妳们的原因现在满天花能上天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