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着曼陀罗的笑容,玛格丽特和米兰瞬间就打消了要把真相道出的想法了。

    不知何时,天上的云已经飘远了,曼陀罗一抬起头看,发现今天的北极星特别的明亮。

    “我们过几天才会搬回叶绿城,重建家园。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妳们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烈日当空,大卫汗如雨下地站在洞穴外,跟在马车上的米兰说话。

    米兰一边确认马车内的货物,一边回答说:“对,我们是要成为山贼的女人,所以我们要立刻踏上旅程了。”

    “那妳只打算拿走马车和这么一点东西吗?”大卫本来以为眼前这个女子会狠狠地敲一笔,但怎知没有,这让他感到很好奇。

    摇摇头,米兰虽然不舍房间内的宝藏,但是她讨厌山贼抢劫的行为,如果她拿走前山贼的东西,那跟自已跑去抢劫别人有何分别?所以她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不,你们拿去还给别人吧?或者拿去帮人。”

    “妳们这么好人,怎么会想成为山贼?”

    这时玛格丽特正在牵着两只马、背着一个大得夸张的背包从山洞里走出来,“嗨,你们在谈些什么?”

    “啊,只是问妳们姐妹俩怎么会想成为山贼。”

    米兰摇了一下手,“咦?不不,我们不是姐妹。”

    “我见妳们这么亲密,还以为妳们是姐妹呢。”惊讶地张开嘴,大卫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

    玛格丽特并没有听见他们的话,只好傻笑地接近两人,“大卫,我把你其中一只马和米兰那只黑马互换了,黑马牠好像喜欢上你马槽里其中一只马,所以不愿走。”

    “哦,没问题。”大卫豪爽地摆手,“我不介意。”

    仔细一看,米兰发现那匹啡马正是自己被抢走那匹,这让她觉得很意外,当然,她还是没把她的心情表露出来。

    “哈……哈,曼陀罗!我们赶上了!”一只小小的身影又从洞穴里跑出来,而跟在其后面的身影侧用松容自在的步速走上前。

    “米兰、玛格丽特!我们做了点东西给妳们在路中吃!”

    一看,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樱草,她跑到米兰前踏上马车的梯级,把手中的藤篮递给她后,再跑回曼陀罗的身边。

    “对,里面的食水足够妳们去叶绿城的了。”说话的正是曼陀罗,她的脸色跟之前相比更加红润了,而且双眸中也一扫了当初的空洞无神。

    “谢谢,我们是时候离开了。”米兰把藤篮放入马车,就跨过车头的座位跳到地上。她从玛格丽特手中接过缰绳,把那两只马轭到马车上。

    玛特丽特上前摸摸樱草的头,笑着说:“樱草,妳要快点长高哦。”

    “啧,不用妳说。”对方不领情地拨开她的手。

    “玛格丽特,妳好像不怕我了?”

    曼陀罗突然的搭话并没有让玛格丽特不安,她灿烂地笑起来,如实地回答道:“对啊,因为妳的眼神变得温暖了。”

    “妳笑得很好看哦,快走吧,米兰正等着妳呢!”

    “谢谢妳,曼陀罗小姐。”点头后,玛格丽特就转身往米兰的方向走。她随意地把背包扔到马车里面后,就不客气地坐在马车的左边座位上。

    米兰确认了一下马车的状况后,就坐在玛格丽特的右手边,“大家再见!”

    挥了一下马鞭,她们就乘着马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了。

    第5章 第四章 火鹤花与蒲公英

    马车驶过潮湿的泥泞,留下了两条平行的坑纹,和步距固定的马蹄印。有两个女生坐在驾驭上,其中一个正在皱着眉头碎碎念,“啊--又热又湿的天气好可恶……”

    “玛格丽特妳是住在南方的吧,还没习惯这里的夏天吗?”坐在她身旁的另一个女生没好气地问。

    她反驳道:“米兰,我那边没那么潮湿!”

    “也对,这边近海嘛。”她们两人正在前往叶绿城的路上,听大卫说这大概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叶绿城是个沿海的城市,以海上运输作为经济基石。可是码头被山贼烧成灰烬,已经不能用了。

    “啊--又热又湿的天气好可恶……”

    “妳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玛格丽特认真地在脑袋中搜索不同的话题,眼珠子在眼眶内转啊转的,“啊!对了,妳老家在哪里?”

    对方想也没想就回答:“在北方的秋葵谷啊,离这里挺远的。”

    “啊,是这样啊。”玛格丽特本来还想说什么让话题延续,但在她要开口问的时候有一滴雨水从天而降滴到她的鼻尖上,抬起头,雨突然一下子跳入大地的怀抱。没料到会下雨的玛格丽特立刻跨过驾驭,到有车顶的地方避雨。

    米兰不满地皱起眉,刚才还是阳光普照的大晴天,现在忽然就下起雨来了。这,就是南方的夏天了;生在北方的米兰自然不习惯,“为什么会突然下起雨来啊……”

    “现在是夏天嘛!”跟刚才相反,在南方成长的玛格丽特看上去早已习惯下雨天,抿着嘴巴对着阴沉的天空道:“希望这只是过**吧。”

    “看这天色恐怕雨要下一段时间了。总不能让马一直淋着雨,我们找个地方避雨吧……”这时米兰才发现玛格丽特的声音不是从她旁边传来,而是从她后方,“喂!只有妳一个不用淋雨,太不公平了吧?给我滚出来!”

    “不要嘛!”

    最终米兰在不远处找到了个可以让整辆马车进入的山洞避雨,当然,玛格丽特还是始终没有从马内出来淋雨。因此玛格丽特的衣服的湿与米兰的相比,还真是相差多了。只见米兰本来宽松的衬衫已经粘住她的身体上;而且头发也在滴水。

    “我来生火,米兰妳先去换件衣服吧。”看着满身湿透的米兰,玛格丽特心中泛起一点内疚,所以自已在马车上拿出干木柴和打火石,准备在洞中生火取暖。

    “嗯?妳回答一下?”玛格丽特见米兰没有回应,就转过头看看她的情况,怎知一看对方的上半身竟然已经脱得什么也不剩了,“哇!妳、妳、妳怎么在脱衣服?”

    “呃……是妳叫我换衣服的吧?”对于□□身体一事米兰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一脸大惊小怪的看着对方道:“我们都是女生,我还没害羞,妳害羞个什么啊?”

    玛格丽特摸了摸她的麻花辫,转过头尴尬地回答,“哈……也对哦。”

    “妳不换衣服吗?”

    “不不不,我的裙子很薄,用火烘一下就好。妳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