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她口中这样说,但她的眼神再没有离开过眼前的小火种。有种奇怪的感觉从她心底冒上来,自己也不了解那是什么,只知道那个光溜溜的身影在未来几个小时也呆她脑袋内挥之不去。

    “喂,玛格丽特?玛格丽特!”米兰见玛特丽特没有回答,坐在地上看着火光默不作声,所以上前拍拍她的肩膀,“玛格丽特!我刚才问妳,我们不如别去叶绿城,直接去月城好不好?”

    对方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倒,幸好她及时用手支撑自己,不然一定会出糗倒在地上,被米兰扫落一数,问道:“为什么要直接去月城?”

    米兰不满地皱着眉头,指着手上的地图咕噜道:“妳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刚才说,根据蒲公英的路线图她很可能在昨天已经离开了叶绿城,现在正在前往月城。而从这里出发到月城比我们先去叶绿城再去月城快,所以我建议我们别去叶绿城,变成直接去月城。”

    “啊、嗯就这样吧!”玛格丽特又想起米兰刚才的身影,一股热流冲上脑门,她觉得有点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了,慌忙掏出口袋的手帕,往脸上一刷就是一片血红。

    对,她流鼻血了,因为朋友的**,这令玛格丽特羞耻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妳,没事吧?”

    心虚地摇摇头,玛格丽特往后退了几步,“不不不不不用担心,只是空气有点干燥而已!一会儿就好了!”说完这句话后,她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剪掉。

    “干燥?现在是下雨天啊……”米兰看了一眼山洞的外面,雨还是哗啦哗啦地下着,最终她决定不理会突然变得怪怪的玛格丽特,站了起来,“妳应该也饿了,我去把曼陀罗给我们的食物拿过来吧。”

    玛格丽特恍了下才回答:“呃、啊,好的,拜托了!”

    在她刚止了血的同时,米兰拿着两个大饼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递了个给玛格丽特。

    把大饼撕了一小块放入口,米兰问:“妳跟蒲公英是怎样认识的?”

    “唔……唔、我们是……咳、咳……”玛格丽特没把口中的大饼好好呑下去就开口说话了,这自然会被呛到。

    “妳要喝水吗?”米兰担心地问。

    对方摆摆手,痛苦地硬把大饼呑掉,继续回答刚才米兰的问题,“她之前在我家寄宿过一段时间,好跟我说了很多外面的故事,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呢!而且她的马术很好,人也很温柔……”

    玛格丽特在说有关蒲公英的话的时候,双眼是闪着光的。这些米兰都看在眼中。

    “看来妳很喜欢蒲公英呢。”米兰提提嘴角,说。

    “啊……”玛格丽特抬起头遇上了米兰的眼神,刚才她□□的身影又在她脑袋中闪过,脸上一红,她为了遮掩尴尬,开始胡乱说话起来:“啊……对啊,蒲公英我很喜欢啊,我想成为她的情人!”

    已经说出的话已经不能收回去了,玛格丽特后悔也来不及。这句话已经传入对方的耳朵中。

    米兰由浅笑,被对方的表情弄得变成大笑,“哈哈哈哈,祝妳成功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刚才我……”

    话未说完,不让玛格丽特解释似的,米兰看了一眼山洞外面,发现已经停雨了。她站了起来,把最后一片饼放入口中,“喂,快点把饼吃完,我们要赶路了!”

    “唔!等等!”玛格丽特赶紧把大饼挤入口里,把眼前的火用琉璃瓶中的水淋灭后,立即跟上米兰的脚步坐上马车。

    月城并不在沿岸地区,也没有运河。它唯一的卖点就是葡萄酒,这是除了霍多瓦镇以外,另一个产酒的要地。温和的气候适合种植葡萄,在这里几乎每家每户不是在葡萄酒庄园中工作,就是在经营酒馆。因此这里也有“红酒城”之称,每年也吸引很多人慕名而来。

    “我们先去找个地方落脚吧!我知道有个不错的旅馆。”这不是米兰第一次来月城,月城对商人来说是个不能不去的地方,早在她未能喝酒的年纪,她已经跟父母来过几次了。

    “好啊,随妳吧,反正我第一次来。”

    米兰把马车停在一幢三层高的建筑物前,不等马车停好,建筑物的大门已经被推开,有一个穿着围裙的妇人跑了出来,“客人,妳们是来观光的吗?有兴趣在我们旅馆睡几晚么?我们今天有优惠哦!”

    “嗯,我们有两个人。”她用手比了个二字就随手拿起个手提箱,跳下马车,“拜托妳帮忙把马车弄到马槽那边。”

    不像米兰的潇洒,玛格丽特慌忙地背上自己的背包,好好确认一下有没有遗漏,才下了马车,“米兰,等一等我嘛!”

    她们被旅馆的人带到三楼楼梯口右手边的房间,走进去,玛格丽特看见左右各有一张床,有张书桌在两张床的中间。而房间内的窗户对着门口,在书桌的正前方,玛格丽特上前把窗帘“唰”的拉开,眼界突然变得辽阔起来。

    纵横交错的小路连接着不同的民居,越往外围房子越变得疏落,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不见尽头的萄葡园。

    米兰并没有像玛格丽特一样带了很多东西,随手把手提箱放在右手边的床上,就说:“我每次跟父母来的时候都是来这间旅馆的,我们到街上走走吧?打听一下蒲公英的消息也好。”

    “嗯,好!”玛格丽特知道自己的旅行经验不足,所以就没去多想,像只很乖的狗狗一样,别人说什么,她就认同什么。

    “我不懂妳。”米兰用她刚才得到的锁匙把门锁好的时候,蓦地说出这句话:“妳啊,一时很腼腆、一时像小孩子一样、一时很奸诈……”

    唉?那是什么意思?玛格丽特呆了好一会,也不懂得给反应,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她。

    见玛格丽特为难地苦恼着要怎么回答,米兰叹了口气就往楼梯的方向走去,“算了,当我没说,我们下楼吧。”

    “小姐!布莱恩镇的两位小姐!”当玛格丽特她们打算推门出去旅馆的时候,有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叫住了她们。回头一看,声音的主人正是她们在布莱恩镇遇见的红发女人。

    米兰不记得自己认识对方,紧皱眉头回想自己在哪里见过她;相反,玛格丽特则对着女人开怀大笑地打招呼道:“嗨!妳是布莱恩镇那个太太!”

    “我的名字是火鹤花,我是个红酒商人,而且我还没结婚哦,所以别叫我太太了。”她伸出右手,跟玛格丽特握了握手,“恭喜妳们可以平安来到这里!妳们是……”

    “啊,我是玛格丽特。”对对方一笑,玛格丽特指指站在她旁边的米兰,“这个是跟我一起旅行的米兰,火鹤花妳不是说有路中有山贼很危险吗?那妳是怎么离开布莱恩镇的?”

    “我绕了点远路,我也是昨天才到哦!现在也是午饭时间了,让姐姐请妳们吃饭吧!”火鹤花自然地搂着米兰和玛格丽特的腰,把她们带到外面去。

    米兰对于这种身体接触有点不习惯,所以一到外面米兰就挣脱开火鹤花的手,问:“那火鹤花小姐,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

    相比之下,玛格丽特任由火鹤花搂着。她家那边的阿姨都像火鹤花一样热情,早已经习惯这样的身体接触了。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酒馆,我们可以在那里吃点什么。”火鹤花的热情可不会被轻易熄灭,她耸耸肩对玛格丽特说:“身为红酒商人我经常出入月城,而这次我来这里除了为了入货,也是来见我的老朋友,我们自小就一起玩了……”

    她还没把话说完,就有一把男声打断,“火鹤花,今晚赏面跟我喝酒吗?”

    “啧,丹尼,又是你?你烦不烦啊?”她不满地蹙眉,放开搂着玛格丽特的手,挺直了腰间让自已看上去有气势一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不会跟你喝酒的,而且你身为这里的骑士,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做吧?”

    丹尼不以为意地摸摸自己的皮带扣,自信地道:“我会再接再厉的!我可不同我其他兄弟,我不会玩弄女人,对妳是一心一意的!”

    “明白了,明白了。”火鹤花敷衍地回答。

    “啊,那边的兄弟叫我,我先失陪了。”他行了个骑士礼,就走开了。

    玛格丽特坏笑着凑上前跟火鹤花说:“他挺喜欢妳哦,怎么不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