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后者不屑地盯着丹尼离开的方向,她轻哼了一声,“月城的骑士都是人渣,就算他是当中唯一的好人,我也不会想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一直沉默的米兰开口:“我听说他们收了不少贿款,偷偷让人在这里买卖禁药。但又不是杀人放火……”

    “不,有些骑更做了不少伤风败德的事,连女人、小女孩、男人……月城并没有妳们想的安全。”火鹤花见米兰她们的脸开始变得凝重,她就收口不说,又挂上她热情的笑容,道:“嘛,别再说些东西啦,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火鹤花勾着玛格丽特的手臂往前走,而米兰则紧随其后。

    她们左拐右转终于到达酒馆了,这间酒馆并不大,虽然有窗但阳光却被拉下来的帘子遮挡,昏暗的光线让人昏昏欲睡。因为是午饭时间,所以里面挤满了客人。

    熟练地点完餐后,火鹤花问:“两天不见,妳们就相熟起来了?初次见面时妳们还不太认识似的,是什么让妳们一起旅行?”

    没多久前米兰才说不懂玛格丽特,现在就有人说她们看上去像认识了很久,真够讽刺的。

    “我们是来找一个人的。”玛格丽特从口袋掏出蒲公英的日记簿,“就是为了把这本日志还给它主人。”

    火鹤花看了一眼日志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我记得这本日志!原来妳们也认识蒲公英吗?”

    “咦?!妳认识蒲公英?”

    火鹤花点头,“她和我是一起长大的,我就约了她后天在这里见面。”

    玛格丽特听到了这个消息非常的兴奋,虽然知道自己会在月城找到蒲公英,但这么快有她的消息,倒是她们预料不到的。

    “那就太好了,妳们可以直接把日志给我转交给她!啊,不,咱们聚一聚也好,我想听妳们认识的故事。”火鹤花越说越兴奋,语速和语调也跟着越来越快,“这就是缘份了对不对?我之前还以为妳们被杀或者被抢劫呢,没想到妳们会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还说认识小蒲公英!”

    火鹤花举着啤酒瓶,站了起来,“来!敬缘份!”

    “敬缘份!”

    米兰和玛格丽特不想扫别人的兴,也跟着火鹤花敬起酒来。在大白天的就开始喝酒,她们还是第一次;不知是不是气氛的问题,她们每人整整喝了三瓶。看见玛格丽特通红的脸额,米兰突然开始庆幸自己平常有跟哥哥们一起喝酒。

    “啊……米兰……”玛格丽特满脸通红的趴在木桌上,道。

    “什么?”

    一笑,玛格丽特上前捏捏她的脸,“不,只是叫叫看。”

    “唉……”米兰扶扶额,无奈地任由玛丽特拉捏她的脸。她知道跟醉鬼较真只是无补于事,她把她另外一只手上的酒瓶抢过来,“妳别喝了。”

    接下来她有礼貌地朝火鹤花道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家伙这么容易醉的。我先把她带回去旅馆,免得她在公众地方失礼。失陪了。”

    “啊,没事没事!我也吃完了,让我帮忙带她回去吧,是我叫她喝的。”身为始作俑者,火鹤花豪爽地留下一枚银幤,就站了起来。

    “谢谢妳请我们吃饭。”客气地点一下头后,米兰就扶了玛格丽特起来,问:“妳会自己走吗?”

    “当然!妳当我醉了吗?”她甩开对方的手,自己走了几步就往后倒在米兰身上,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惜手脚不听使唤。

    火鹤花忍着想大笑的冲动,蹲下来拉起了玛格丽,“来来,咱们一起回去吧!”

    没有被玛格丽特压住,米兰轻松地站了起来,对她说:“谢谢了。”

    “不用不用,这只是小事。”火鹤花回答完,往右边一看,发现玛格丽特消失得无影无踪,“咦?玛格丽特去了哪儿?”

    留意到刚被关上的的大门,米兰旋即往那边走,“她去了外面!”

    “啊啊啊啊──”

    米兰和火鹤花追到外面去的时候她们听到了一声尖叫声,往源头那边看,是玛格丽特在尖叫。在她们走到她身边的的时候,她们看到了一幕永远不会忘记的影像──在酒馆后的一条暗巷中,躺着一具被斩得血肉模糊的尸体。

    尸体的旁边并没有很多血,所以可以肯定尸体是被杀后才移到这里的。

    火鹤花看了一下尸体就脸色惨白地往后跑,跌跌撞撞地去找人来帮忙。

    “米兰,那是蒲公英吗?她有这……尸体那么高。”

    “这怎么看也具男尸,虽然她很高,却没有他那么壮。”她再看了一眼那具尸体,摇摇头。

    突然,她的表情变了,“等等……有点奇怪,他的死不是……”

    “让开让开!别再看了!”几个骑士跑过来,把米兰两人拉走,而丹尼也在其中。骑士们一脸凝重地用白布盖住尸体,米兰听见他们悄声讨论说那具尸体的身份是位名为彼得的骑士。

    丹尼的脸上已经不是初次见面的吊儿郎当,他皱着眉头,对火鹤花说:“我先问妳们几个问题,然后再送妳们回去旅馆吧。”

    当她们一行人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傍晚了,而玛格丽特也已经醒了酒。

    “刚才喝多了,麻烦了妳们真是对不起呢。”玛格丽特摆上抱歉的表情把玩着自己的麻花辫,朝米兰和火鹤花道。

    “哦,没事没事,我担心妳们看到了尸体后会有阴影。不过现在见妳们没事实在太好啦。”火鹤花坐在米兰她们房间内的书桌上道。

    看见陌生人的死亡对米兰和玛格丽特没什么影响,她们虽有感叹那个骑士的英年早逝,但也谨此而已。

    反而米兰憋了一肚子气,不快地蹙着眉道:“刚才我跟那个骑士丹尼说尸体有古怪,他说我看错了!他的态度真是气死我了!”

    “有什么古怪?”玛格丽特趴在床上一边揉着太阳穴减缓头痛,一边问。

    “绞刑,妳们看过吗?我家那边的广场有个绞刑台,有时会有人在那里被吊死。他们死的时候颜脸肿胀、耳朵和鼻孔也会出血……”

    玛格丽特忘了头痛似的跳了起来,“啊!我记得!那个人死后也是这样的!所以说他是被绞死后才被斩?”

    “我猜是了,虽然这不关我们的事……不过实在气死我了,那个骑士的态度!”米兰心浮气躁地在房间来回踱步,她很肯定自己的推论,但这推论不被接纳让她十分气愤,“话说,玛格丽特妳的头不痛了吗?”

    “啊,又痛了!米兰妳别提醒我嘛!”玛格丽特瞬间变得无力,又躺回床上。

    火鹤花站了起来,“不打扰妳们休息了,我先回自己房间,今晚就不要出去了,我们在这里吃晚饭?”

    小姐妳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同伴了?但想到眼前这自来熟的家伙是蒲公英的朋友,米兰就抑制住自己的冲动,道:“好的,一会儿见吧。”

    “回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