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丹尼耸耸肩,拉一拉他快滑下去的裤子,回答:“对不起小姐,我也无能为力,没有人可以去探望罪犯的。我们昨天已经叫了法官来执行审讯,他好像已经到了法庭准备,妳们可以在法庭举行的审讯中看见她。”

    “你的皮带呢?”玛格丽特忽然愰出这样一个问题。

    对方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回复冷静,“我昨天脱掉了后就不见了,我就是这样子,经常把东西弄不见。对了,现在已经中午了,我还有事要做,小姐们,我先失陪了。”

    不等米兰她们回应,丹尼就往刚才酒馆那边的相反方向走开了。

    “妳在想我在想的东西吗?”玛格莉特认真地看着米兰问。

    米兰的眼脸又跳了一下,她不知道玛格丽特正在打量着什么,但她可以肯定那不是好事,“什么?”

    “我们去跟踪他吧!”

    “这真的不像是个好主意。”米兰躲在一个木筒后,偷偷从后面偷看走在前方的丹尼,“如果被发现了的话我们都死定了。”

    米兰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完全看不出她正在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

    “没事的啦,他在那边的门口停了下来,哪幢是什么?”玛格丽特见丹尼停在一幢米白色的房子前,这里的店铺和住屋长得一个样子,对月城不熟悉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丹尼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房子的门,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那是大概是他的房子吧……”

    点点头,玛格丽特露出了那个米兰最怕看到的笑容,回答道:“我想也是……我们不如在丹尼离开后去搜刮一下那里?”

    “这听上去不是个好主意,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吧?”米兰无奈地垂下肩膀,无声地叹了口气。

    出乎意料,丹尼很快就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而他手中多了个手提包。当他走远了的时候,米兰和玛格丽特两人才在木筒后走出来。

    抱着手臂,米兰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都是民居,而且仔细一声附里面还有人在,这代表她们为了保持低调,并不能破窗而入,“玛格丽特,我们该怎么进去?”

    她抿着嘴想想,“先把窗户打开看看?说不定没有锁上。”

    “啊,真的打开了!”米兰跟着对方的话去做,果然窗户是没有锁的,她一推窗户就开了。说完,她怕她们被附近的人看见,所以立刻跳了进去房子,而玛格丽特则紧随其后。

    房子并不特大,她们走进去的方是厨房,跨过火炉后就是张餐桌。而饭厅和睡房是连在一起的,房子一眼看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玛格丽特特别在意那个在床旁边的大书柜,她上前翻了翻那些书,“《悲惨世界》、《上帝的启示》、《权力与意志》、《仲夏夜之梦》、《神曲》、《荷兰诗集》……这个人念的书的种类太多了吧?”

    米兰见周围没什么东西可以看的,所以也跟着玛格丽特走到书柜前端详一翻,突然她大笑起来,“噗哈哈哈!”

    “怎么了?”

    她提起两本书给玛格丽特看,“《上帝之死》和……新约圣经!丹尼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这个组合也太糟糕了吧?”

    “噗,对啊!妳看看这里,他买了两本《简爱》!”玛格丽特把那两本书抽出来的时候,传来了“啪”的一声,那是一本簿跌在地上的声音。原来那本簿夹在那两本《简爱》的中间。

    米兰捡起来打开一看,是一页又一页的数字,“这是本帐簿。”

    “给我看看?”

    递了那本簿给玛格丽特,米兰说:“我猜这本帐簿很重要,重要得丹尼要把这个书柜过百本书买下来,只为把它藏起来。”

    玛格丽特快速地把帐簿翻阅一遍,她把其中一页交给指给米兰看,“看,这里有几页缺页,可能就是给人撕走了。”

    “所以妳觉得那被撕走的几页纸就是丹尼在找的东西了?”米兰问。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道:“对,我们先把这本帐簿拿走……”

    忽然,一把声音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妳们在这里做什么?”

    她们两个人都被吓得心脏也差点跳出来了,但当她们看清楚那个人不是丹尼后,就松了口气。那个人正是昨□□她们搭话的那个女人,米兰警戒地站直身子,问:“妳也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吧?”

    “对,我不是。不过我不是来玩的。”女人看见了玛格丽玛手中的薄簿,脸色一沉,“快把手上那本帐簿给我!”

    这个女人的行为,印证了米兰的推论,这本写满数字的帐本非常的重要。玛格丽特不假思索就把它藏在身后,“不,这是我们找回来的!为什么要把它交给妳?”

    “我就知道妳们站在骑士那边!”女人从黑衣中拿出一把小刀,直指着玛格丽特,刘海背后投过来的视线让人心寒了一下;她脸容扭曲地大叫:“我就知道!妳们这些支持骑士的杂种!”

    “不不不!小姐妳冷静一点!我们是站在妳那边的!”情急之下,玛格丽特开口,她对米兰打了个眼色,示意她附和。

    米兰重重地点点头,“对!我们的朋友被骑士诬陷杀了人,我们是跟踪那个骑士来的……我们打算、打算……”

    “打算找出他们的弱点,威胁他放了我们朋友。”玛格丽特立即默契地接话。

    女人歪歪头,良久她收起刀子,看来是相信了玛格丽特的话,“那个人是个叫彼得的骑士?”

    “是的,妳认识他?”

    “对,我从他身上找到的。”女人从那个她放刀子的同一个口袋中掏出几页纸张,细心一看,可以看见那几页纸有被刀割的痕迹。她把它们往米兰的方向甩了甩,“我看见他杀了他后,我就在他不为意时把他带到我旁边的家,把我一直很想做的事做了。”

    这么多个“他”让玛格丽特和米兰也一雾水,但她们怕那个女人又把刀子拿出来,所以她们没多说话,等那个女人把话说完。

    “当我割下第二十三刀时,我发现了这个,然后我就知道他是因为这个才被杀的。所以我就打算来这里把那个找到,然后交给法官!”

    有个念头掠过玛格丽特的脑袋,她大概听懂了那个女人的说话,“妳说妳看见了丹尼杀死彼得的情景,然后在丹尼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把彼得搬到其他地方。妳用刀戳彼得的时候发现了那几页纸,最后妳打算来这里找到其余的部分,拿去给法官看?”

    “对,我刚才就是这样说的!”女人满意地点头。

    不,妳才没有,米兰在心里想。

    这时,传来了开门声,“喂!妳们是谁?在我家做什么?”

    女人回头一看,立即跑到玛格丽特那边,“糟,他回来了!”

    “嗨,丹尼,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看见窗户打开了,以为有小偷所以就进来看看了。”玛格丽特的脑袋因为恐惧而变得不会转动,连这么扯的借口也说得出来,却忘了她手上那本帐簿。

    丹尼冷笑一声,把他身后的大门关掉,看他的一脸平静,应该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桔梗,我认识妳,妳是住在彼得旁边那户人家吧?所有东西都清晰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