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妳看到我杀了彼得,我知道妳很讨厌骑士……妳在我找彼得藏起来的几页纸时,把尸体弄回自已的家吧?”丹尼一边缓缓向前走,一边说。这间房子的出口只有玛格丽特她们刚才走进来的窗户和大门,而丹尼正档着她们离开的路线。

    玛格丽特偷偷把帐簿递给米兰,“一会儿不管什么事,妳也要立刻从窗户出去,去找法官。”

    “那妳怎么办?”米兰不安地问。

    虽然现在不是笑的时候,但玛格丽特还是泛起了那个有点奸诈的笑容,尽量压低声线对米兰说:“妳担心一下自已吧,丹尼会追着的人是妳不是我。而且,我又不知道去法庭的路。”

    “那天彼得来了我家,在他离开后,我发现帐簿缺了几页,那个彼得笨蛋还以为我发觉不了他把那几页撕走了,这样可以给他一点时间去找法官。”丹尼没有留意到玛格丽特的举动,自顾自的说着。

    “米兰,就是现在!”玛格丽特往前冲,往丹尼扑上去;对方因为事发突然来不及预防而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

    米兰瞬间夺走被那个被称为桔梗的女人手上的纸张,往窗户跑去。她不停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停步、要跑快些;不要回头、不要停步、要跑快些、要跑快些、要跑快些、再快些!

    丹尼把玛格丽特推开,打算站起来追拿着帐簿的米兰,可是桔梗回头过神来上前抓着他的脚踝,“你休想走!”

    “妳这个女人――!”

    立刻站了起来,玛格丽特朝桔梗大叫,“别让他走!”

    她自知两个女人阻止不了丹尼,所以打算先拿起点东西防身。她随手拿起一本书,就扔过去丹尼那边。他因为腿被人找住闪不了身,那本书击中了他的胸口,不是是因为痛楚还是愤怒,他的脸容有点狰狞,声音也不再平静。

    “妳--们!”丹尼咬住下唇,他不是不想走上前把玛格丽特纤细的脖子扭下来,但他有更重要的事做。他用没被抓着的那只脚往桔梗的肚子踢下去,玛格丽特可以清楚看见桔梗被踢飞至一米多远的地方。

    桔梗只能可怜地倒在地上□□着。

    狠狠地瞪了一眼玛格丽特,丹尼决定先去追米兰。他的脑袋并没有被蒙蔽,现在是她们擅闯他的家在先,道理在他身上。只要那本帐簿不落入法官手中,他就不会有事。

    对,只有帐本要抢回来,其他事根本不重要。

    “呯”的一声,丹尼套门而出,立即向法官的地方跑去。

    看着丹尼的悲影慢慢远离,玛格丽特只能祈祷米兰比丹尼先去到法官的所在地。她扶起那个女人,问:“桔梗,妳说妳看到了丹尼杀死彼得,妳看见他用什么杀死他吗?”

    前往法庭的路并不特别崎岖难走,法庭位于月城的中心,只要朝着月城的内部走就会到了。米兰什么也没去想,一直跑啊跑,直至她看见一座露天的白色建筑物,那就是法庭了;她豪不犹豫地跑了进去,大叫:“救命!我们要帮忙!”

    “你们没有证据!”丹尼被法官带过来的骑士锁上手扣,发狂似的在铁栏杆后大叫道:“那本帐簿是她们伪造的!不关我的事!”

    法官摸摸他的胡子,他当了法官好几十个年头,去过不少地方进行审讯问话。经验丰的他淡定地提出问题:“可是你在银行屋的保险箱不是这样说的啊?里面除了有大量金币以外,还被我们发现了有禁药。”

    “这不是我的!”丹尼抓着铁栏杆的双手加大力度,“那是其他人的!我只是帮忙保管!”

    “可是帐簿上的字的确是你的字迹啊?”

    丹尼本来还想反驳,可是他张了张嘴发现他什么借口也没有,露出无辜的嘴脸,他回答道:“帐簿是我写的,但是我是被迫的!是毒贩子叫我这样做的,如果我把他的名字告诉您,这样大人您可以放了我吗?”

    法官摇摇头,“恐怕不能了,我不会相信一个杀人凶手。”

    “什么?!”计划失败了,使丹尼的脸色立即变得青白,语调也因心虚而提高,“法、法官大人您在说什么呢?”

    拍了两下手,法官示意桔梗走上前,这时丹尼本发她在场。

    “桔梗小姐,妳是不是看见眼前这个男人把彼得绞杀死?”

    “对!”她坚定地点了一下头。

    双眸间闪过一丝光茫,丹尼知道这是他的反击位,“法官大人,这位小姐的母亲是我们的常客,她之前经常来找我们骑士买禁药。后来她母亲因为药物过量而死亡。自此桔梗小姐对骑士怀恨在心,她绝对会杀了彼得后因为私心而诬陷我!”

    “桔梗小姐是破坏了尸体,但我看过尸体后发现他是被勒死的的,而且彼得那么高,桔梗小姐根本就够不到。”法官没有因为丹尼的话而改变心意,他从后方的桌上拿起了一条皮带,“对比尸体上的印痕,他就是被这条皮带勒死的,你知道这条皮带在哪里找到的吗?”

    咽了口气,丹尼自知这次他死定了,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去烧掉那条皮带,“……哪、哪里?”

    “是个叫玛格丽特的孩子在你家的床底下发现的,这是你的皮带吧?”

    丹尼垂下肩膀,放弃抵抗。他从被抓的那一刻起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其实他从兄弟决定要唯一没有家室的他保管所有东西时,已经做好了下辈子在狱中渡过的心理准备。

    “对,其实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主意。我杀了彼得,因为他撕走几页帐簿中的纸,打算告发我。然后我迫他的老婆把那几页纸给我,大人我知错了,请不要判我死刑!”

    耸耸肩,法官无奈地说:“法律就是法律,你杀了人就一定要死,而且你是个自私自家伙,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杀人。而且你更要一个叫火鹤花的女子成为你的代罪羔羊,罪加一等!我以法官的名义,判你下星期进行绞刑,让你经历一次死者的痛苦!”

    丹尼想哭出来、他想大叫自己并不自私、他想举报其他骑士、他想……可是一切只是想想而已,他绝对不会背叛自已的兄弟的,他甚至为了兄弟而背叛火鹤花,“她来找我对质,说我不聆听别人的话,我、我情急之下把她抓起来,说她是杀人凶手……法官大人,我明白了,不过我希望临终前可以跟我兄弟吃一顿饭。”

    根据中大陆的法律,死囚临终前都可以提出一个愿望,而在愿望并不太过份的情况下,法官有义务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这是死囚你的愿望?”

    “对!”对方坚定不移地回答道。

    法官点点头,“好的,我命人去准备。”

    第7章 最终章 漂泊旅者

    “现在是两点正,蒲公英随时也会出现的!”火鹤花双眼发光地望着城门,兴奋又紧张地说。

    “对啊!不知她见我这么快找到她,会有什么反应” 这里唯一不高兴的只有米兰,她不知为何有心烦,她摸了摸胸前,发现自己又摸空了。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忘了戴上那个之前为了不被人看见面而藏起来的胸针,她戴上胸针后,心中的不快还是不能止息。

    皱着眉,米兰把不满发泄在别人身上,“火鹤花,妳身为一个昨天被人关在牢内的人,精神会不会太好了”

    “别这样说嘛!”玛格丽特拍了一下米兰的肩膀,安抚道:“火鹤花小姐昨天已经后可怜了。”

    “没事,一看就知道米兰今天心情不好,妳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之一,我一点也不介意哦。”

    玛格丽特听出了火鹤花话中的端倪,“救命恩人之一”

    “对啊,我之前救过她无数次了,这家伙一点危险意识也没有,对朋友又好得太过火了,经常弄出个烂摊子给我收拾。我记得上年她才不少心上错了海盗船,然后要我去救她回来呢!”火鹤花被一只手勾住,她回头一看,正是她熟悉的那张脸。

    火鹤花立刻转过身,紧抱着对方,“蒲公英!很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