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苗木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对,很久不见了。”蒲公英一脸习以为常的回抱对方,看来她已经习惯了火鹤花的热情,“火鹤花,妳这次又闯祸了”

    “不,才没有!”火鹤花放开自己的双手手,认真地回答道:“是我被卷入麻烦啦,不过在她们的帮助之下我平安脱险了。”

    她口中的“她们”当然是指玛格丽特和米兰她们两个人了。

    红着脸,玛格丽特不好意思地说:“不,没她说得那么夸张啦。蒲公英小姐,我来是为了把日把日志还给妳的。”

    “玛格丽特,妳看上去挺精神的!对不起现在才跟妳正式问好呢,火鹤花从小就这样粘人,烦死了。”

    蒲公英把一直蹭过来的火鹤花推开后,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没想到妳不用几天就找到我,我还跟妳母亲赌妳最少要用一个月才找到我。”

    玛格丽特从口袋里掏出那本日志,递给对方,“这是蒲公英小姐重要的东西,现在还给妳了。”

    她没有接过日志,任由玛格丽特的手掠在半空,蒲公英摆摆手笑道:“妳留着它吧!这本是我画的,父亲那本我一直好好留在身边呢!”

    “什么那我来做什么的”玛格丽特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但她脑中闪过这个旅程的大小事,无论是和米兰一起欺骗山贼、还是在山洞里避雨、甚至是跟踪丹尼,虽然惊险但过程非常快乐。

    她脸上的表情变化,蒲公英都看在眼里,她笑着掦起眉毛,“妳找到了自己旅行的意义了吗”

    “我猜我知道了......就算被妳摆了一道我也不愤怒,我猜......我是因为在过程中得到了别的什么吧。”玛格丽特摸摸辫子,有点犹豫地回答。

    蒲公英清爽地笑了,上前勾着她的肩膀,“妳是察觉到了旅行的快乐,去不认识的地方、不认识的人、 看第一次见的风景......玛格丽特,有兴趣的话跟我一起去环游世界我们绝对可以成为好搭档的。”

    “不、不是这样子的!”玛格丽特推开了蒲公英,向她鞠躬说:“对不起,我不能陪妳去旅行了!因为我想陪在我的搭档──米兰身边。”

    “米兰是刚才骑着马离开了的那个女生吗啊!她就是那个我在山路上救了那个女生了!”

    蒲公英并没有因为玛格丽特的拒绝而不高兴,反而她对米兰更有兴趣,“那妳还不快去追她!”

    呆了一呆,玛格丽特才回过神来,提起脚就走,“谢谢提醒!米兰妳跑去哪里了”

    她跑到去城门外,一边跑一边大喊:“米兰!米--兰──!妳在哪里”

    一轮在不远处的马车在前方停了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上面走了下来,“怎么了妳漏了点什么东西在马车上吗”

    “米兰!妳怎么不说一句就走了”玛格丽特看找到米兰后还没有安心下来,她冲了上前抓着对方的肩膀,怕她又再离开紧紧盯着她问。

    米兰移开了视线,故意控制自己的语调,不让玛格丽特知道自已的心情,“我只要陪妳陪到妳看见蒲公英为止,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妳看到了妳最喜欢的蒲公英了吧那我要赶路回家了。”

    “不!我们成为搭档吧!”玛格丽特托住米兰的头,强制要对方看着自己,“我陪妳一起行商!”

    这时米兰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语调,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眼眶中有泪珠在打转,“我......以为妳会跟蒲公英一起的,毕竟妳那么喜欢她。”

    “笨蛋,我就是不想妳看见我哭才走的!”米兰用手胡乱擦了擦脸。

    玛格丽特第一次见这样的米兰,她吓得不知所措。只是抱着了她,任由对方在自己的怀中哭泣。

    “还有昨天妳叫我先走,我非常担心妳啊......笨蛋!妳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追上来!我明明可以很帅气地离开的!玛格丽特妳这个笨蛋!”米兰挣扎着想逃开玛格丽特的怀抱,可是对方抱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不让她逃走。

    原来米兰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这让玛格丽特有点惊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追上来,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想,我就来了这里。”

    “嗯......”米兰擦干了泪水,经过刚才的发泄,她看上去冷静下来了,“妳不用回去找蒲公英吗”

    “不用啊,我来是想跟妳一起走的。”坚定地看着米兰浅黄色的双眸,玛格丽特回答了同一个答案。

    “......妳不是喜欢她吗”

    玛格丽特勾唇一笑,“我找到了一个比她更喜欢的人。”

    “谁”

    她不回答,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前,在蜻蜓点水般在米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米兰吓了一跳,脸泛红着后退了一步,“妳、妳、妳怎么啦”

    “我们先回去月城吧,我的背包还在上面。”满足地放开手,玛格丽特才想起一个问题:“等等,米兰妳有没有退房”

    “当然退了啊。”

    玛格丽特一脸惊慌地跑回去月城,“糟糕了!我的背包啊,希望不会有人拿走吧!”

    “喂!玛格丽特!”这一切发生得有点快,米兰在对方跑到十多米远时才懂得给反应,“喂,妳刚才说找到了一个比蒲公英更喜欢的人是谁”

    “妳自己猜吧,呆子!”她笑道。